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一四章戰爭最賺錢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第一一四章戰爭最賺錢

    突厥騎兵身上厚厚的牛皮鎧甲都抵擋不住鋒利的橫刀,要砍翻他們并不比斬斷一根甘蔗難多少。,

    驚恐的突厥騎兵揮舞彎刀去格擋,結果彎刀也不比他們的皮甲結實多少,一刀就斷,根本就不給他們施展刀法的機會!

    其實,突厥族原來就是柔然人的鐵奴,他們舉族都是為了柔然帝國打造鋼鐵甲胄,就連突厥兩字的本意,就是頭盔。

    可是,隨著土門可汗反叛柔然,一舉擊敗柔然軍隊,成為了草原上的新霸主,又聯合薩珊波斯帝國,消滅了嚈噠帝國白種匈奴人,威名遠揚。正所謂福禍相依,突厥人成功了,翻身奴隸做主人,只不過他們卻在短短數十年的時間內,丟掉了自己最擅長鋼鐵技藝。

    此時的突厥人,除了最精銳的王帳衛隊,既附離軍之外,幾乎沒有精良的武器,他們披鋼鐵甲胄的機率不足百分之一。

    落后就要挨打,這句話放在任何時候都不為過。早在突厥帝國建立初期,他們可以逼著北魏,壓著北周,威脅隋朝,只不過,隋朝他碰到了有仇必報的楊堅、楊廣父子,父子二人連續三十年發動了三次大規模北伐,把突厥好不容易積攢的老底丟得干干凈凈。

    這些拿著粗質濫造的兵刃,他們的裝備已經比隋末農民軍還差。

    別看楊天保他們只有一百余人,卻像小刀切黃油似的切開突厥騎兵的陣列,直插核心。

    突厥騎兵中不缺勇敢的士兵,他們拼命的反擊,不是讓楊天保所部輕松躲開,或者劈中,然而堅固的鎧甲,僅僅留下一道淺淺的印。

    而他們卻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橫刀如墻,奔勢如雷。

    原來楊天保的部曲都怯于突厥人的威名,不敢進攻,只是楊天保這個二愣子帶著進攻之后,他們不得不進攻,如果楊天保出了意外,他們作為部曲不僅要面臨楊氏的追究,還要承擔國法的嚴懲。

    沒有辦法,大唐的律法,保護的依舊是世勛階級和門閥的利益,部曲嗎?只是人形動物。

    他們硬著頭皮進攻,交手之后卻發現,突厥人太不經打了,一輪弩機射擊,揮著橫刀閉著眼睛向前沖,所過之處,敵人的尸體給拖得東倒西歪,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股黑色駭浪銳不可擋,不知道多少突厥勇士被他們的橫刀劈中,尸首分離,血流成河。,

    楊天保原本以為橫刀一刀兩截,是文人的春秋筆法,合理的藝術加工描寫方式。

    然而此時他驚訝的發現,這就是實景描寫,在高速沖鋒的慣性作用下,橫刀確實是可以輕易劈開敵人的身體,將敵人劈掉腦袋,或者腰斬。

    只是一個回合,突厥騎兵就遭到了毀滅性打擊,人喊馬嘶,亂作一團。

    突厥將領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著唐軍騎兵潮水般倒卷過來,而突厥勇士草芥般被掃得東倒西歪,只覺得天旋地轉。

    蒼狼神啊,唐軍這是什么活見鬼的打法,居然能在騎戰中占據絕對優勢!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其實,如果他們如果知道一句就會明白。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如果他們可以得到確切的消息,就一定會發現,大唐的六路大軍,已經向六條堅固的鐵索,分別向突厥人身上纏繞而去,而突厥人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突厥人最終沒有堅持下去,盡管他們此時剩下的人馬足足有六七百人,還是楊天保所部的六七倍。

    可是他們的膽氣神已經被楊天保打沒了,輪弓箭射擊,一輪致命的弩機抵近射擊,外加一頓猛如虎的劈砍,突厥人少了足足三分之一,他們實在打不下去了。

    明明知道楊天保所部力量最終會被耗盡,可是沒有愿意給別人充當炮灰。

    他們調轉馬頭,相互踩踏著,沖撞著,四面方的狼狽逃竄。

    而楊天保此時不再保留,村里的大車就仍在那里,其他人全部上馬參與追擊,包括薛瑤和羅曉玉二女,他們也在護衛的保護下,跨上駿馬參與追擊。

    那些不會騎馬的部曲,只要駕著馬車,站在馬車上參與追擊。

    突厥人大舉越過邊境線,流竄到云州之南的消息,自然是瞞不住云州刺史王惠,這位老兄正忙著收拾行囊,準備離開云州這個火山口。

    作為太原王氏的邊緣子弟,他通過妻妹的關系,找到了吏部,弄到了調令,準備去瀘州擔任刺史。

    雖然同是刺史,云州是邊境州,又是下州,他這個刺史其實才從四品下,而瀘州則是上州,他可是正四品上階,足足官升兩級,值得當浮一大白。

    就在他準備睡覺的時候,他得到了這個糟糕透頂的消息,楊天保作為云州司兵參軍,既將抵任的消息,他早已聽說,現在云州府驃騎郎將張桐因戰負傷不能理事,整個云州城,官職最大的人自然是他王惠了。

    如果楊天保被突厥人殺了,他按兵不動,絕對說不過去。或者太原王氏本宗不會懼怕弘農楊氏,可是王氏絕對不會因為他一個遠支子弟與弘農是楊氏交惡。到時候,一定會拿自己開刀,平息楊氏之怒。

    他想到這里,立即大聲道:“快集合所有越騎團,跟本官出城!”

    云州是一個下府,全編制只有四個團,每個團二百人馬。

    早在漢唐時節,并沒有什么文武之分,雖然可以分權,事實上官員是不分的,幾乎都是出將入相,既能安民,又能御敵。

    王惠之父原本就是王思政的馬夫,因為駕駛技術好,深得王思政的喜愛,隨擢升王惠進入族學,他自幼聰明,在王氏的幫助下,歷任縣丞、縣長、縣令、云州刺史。

    王惠也是弓馬嫻熟的人,哪怕不能像武將一樣領軍殺敵,至少他可以騎馬出行。

    時間不長,王惠集合了整個云州的越騎團,帶著二百余騎小心翼翼的出城,一路搜索著,一路緩緩向南。

    這次突厥人越境的人馬足足有小兩千人,在王惠看來,他們這個越騎團就算在第一時間沖過去,也救不了楊天保,最多把兩百人給楊天保陪葬而已。

    一路走走停停,三十余里官路,王惠領著越騎團足足走了兩個半時辰,直到天色大亮,他們還在青槐溝之北。

    突然,一名騎兵道:“青槐溝南邊有濃烈的血腥味!”

    什么樣的將軍帶什么樣的兵,王惠膽小怕死,越騎團也害怕背鍋,他們的主要職責是守住云州城,營救楊天保也就是作作樣子,大家都非常默契。

    王惠的眼睛一閉一睜,眼淚就出來了,他嗷嗷大哭,仿佛死的不是楊天保,而是他親爹一樣。

    好一會兒,王惠決定過河,去給楊天保“收尸”。

    就在準備過河的時候,突然一隊哨騎飛快的打馬過來。

    王惠下意識的調轉馬頭,現在他準備充分,所有的駿馬只是走了兩個半時辰,都沒有耗費力氣,他們可以一鼓作氣,跑回云州城。

    “王使君,王使君!”

    王惠不自覺的牙齒打著冷顫:“突厥人殺過來了?”

    哨騎大喜道:“不是,突厥人都被楊參軍干掉了!”

    “什么?”

    王惠簡單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楊天保的車隊隨員雖然有兩百號人,可是突厥卻有將近兩千騎兵,怎么可能消滅對方?

    就算跑楊天保也不一定能跑得掉。

    只是哨騎也不敢欺瞞自己,這到是怎么回事?

    其實突厥人也屬于麻桿打狼兩頭怕,他們被楊天保以少擊多,殺得潰不成軍,他們以為楊天保一行人刻意露財,就是云州唐軍設計的一個計策。

    所以,他們在逃跑的時候,下意識的向南跑,準備繞路回草原,害怕被云州軍一堵,全軍覆沒。

    可是楊天保帶著所有人馬一路窮追猛打,殺得突厥人只恨爹娘少生兩條腿。

    這一戰楊天保斬首六百余級,俘虜五六百人,光繳獲的戰馬就多達一千三百余匹。

    這些戰馬一匹都價值二三十貫,一千三百余匹戰馬,足足可以賣上兩三萬貫,這可是楊天保自從來到唐朝以來的最大收獲。

    除了這些戰馬,還有大約七百匹死馬,三四百匹傷馬。

    楊天保望著滿地的死馬,一臉惋惜的道:”可惜了這些馬!“

    僅僅一瞬間,楊天保就大聲道:”那些別浪費,兄弟們剝皮,下鍋,今天馬肉咱們管飽!“

    眾部曲興高采烈。

    陳應幫助楊天保清點了所有的繳獲,除了戰馬之外,大約繳獲了彎刀九百余柄,騎兵角弓一千六百余張,牛皮鎧甲、n矛若干,這都是錢!11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历史记录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安徽快三走势图今天 卖外国酒赚钱吗 宁夏11选5电视走势图 可以挂机自由交易赚钱的游戏 最新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 百搭二王棋牌游戏正式版下载v1.0.3 易到 滴滴 哪个赚钱 哪些捕鱼游戏可以赚钱_百度经验 快乐时时彩 博远棋牌安卓版 网络棋牌赌博立案标准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开奖走势图 850游戏街机奔驰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