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三十四章 我不想去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今天是周三,安南本該再跑一趟陶奕然那邊的,畢竟昨天見的那一面,也沒能把最終的拍攝時間敲定下來,可是今天······她還有其他的事情。

    思前想后,安南喊來了小徐,讓她再試圖和陶奕然的助理溝通一下,自己則去部長那邊請了一天假。

    首都國際機場,安南站在國際乘客到達區的門口,盯著從里而出的每一張面孔,試圖從中找出那一張熟悉的,終于,有一個高大瘦削的黑色身影,出現在了門邊,在抬頭的那一剎那毫無征兆的對上了安南的雙眼。

    有些熟悉。

    哥哥。

    那個身影似乎愣了愣,隔著人群遠遠的向她這里看來,而后,他冷峻的容顏終于慢慢緩和了些,緩緩一笑間,周圍便有了些溫度。

    安以皓向著安南,緩緩走來。

    “安南······”

    安南仰著頭看著那個慢慢走近的人,鼻子突然一酸,眼里起了些霧氣。

    “本來還想夸你長大了呢,沒想到······還是個愛哭鬼。”安以皓在安南面前站定,自黑色的西裝內側掏出一塊深藍色的手絹,遞給安南。

    “哥哥······”

    “嗯,幸好,還記得我。”安以皓笑了笑,而后四下里望了望,“祁涼那小子呢,怎么沒和你一起。”

    哥哥出國那年,自己和祁涼還在讀高二,他不知道祁涼最后讀了軍校,自然也不知道他和她······

    安南埋著頭,沒有說話。

    安以皓斂了笑意,他伸出左手,輕拍了拍安南的頭頂,“我們回家。”

    星河還是一如當年的那個模樣,空曠又毫無生氣。那年父母離婚之后,這里就成了安南一個人的家了,即便后來母親還是陪伴了自己一年,直到自己考上大學,她才完全的開始了自己的生活,但這也不能改變什么。后來的幾年,哥哥遠在異國,自己又整年的耗在學校里,幾乎不曾回來過。

    她不想回家,因為她已經沒有家了。

    畢業那年,她便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個一居室的小房子,房間不大,但卻塞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即使有些安南一次都沒有用過,但是幾乎就是看著,心里也舒服。

    直到那一天,她接到了祁涼的分手電話,她實在是想不通,她有無數個問題,千萬個為什么,那時候,她坐在星河門口的臺階上,眺望著祁涼家的那個方向,許久之后,她突然想,搬回來了。

    或許人,生來就是孤獨的,孤獨的活著孤獨的走,先是父親、母親,后來是哥哥,再后來是祁涼。而自己一直逃避的,不過就是一處沒有生命的房子罷了。

    可是如今這處房子,卻迎來了他另一位主人。

    安以皓自左邊西褲的口袋里掏出一把鑰匙,塞進了那扇門的鑰匙孔里。

    “你,還有鑰匙?”安南有些難以置信。

    “你也沒換鎖?”安以皓笑了笑,鑰匙一轉,門開了。

    所有的一切一如當初的模樣,椅子,沙發也還是當初的款式,安以皓上了二樓,自己以前的房間,也都還在。

    “我昨晚臨時收拾的,因為沒想到你······還會回來,床單被套,也都是我的······”安南看著床上那副淡粉色的床單被套,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安以皓抬腳走了進去,伸了手推開了屋里的窗戶,窗外是幾顆郁郁蔥蔥的木荷樹,比起當年卻也是高了不少。

    “哥,我們出去吃飯吧。”已經臨近中午,也該是時間吃飯了。

    “好。”

    安南開著車,行在路上,安以皓坐在副駕,他偏著頭,望著窗外閃過的一屋一樹,久久不曾言語。

    “哥,有什么想吃的嗎?”許久未見,安南不知道他的口味還是不是一如當初,想了想,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身邊的那人笑了笑,他轉頭看了看安南,“中國菜就行。”

    果然,什么都不挑。

    安南選了一家同事們聚會常去的,之前大家的評價也都很不錯,停了車,兩人便進了飯店。

    已經過了高峰期,菜上得很快,安南和安以皓對面對坐著,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

    時隔多年,各自心里想說的,想問的有太多,太多,可是卻好像,誰都不是那么輕易開的了口。

    許久之后,安南挑著筷子,夾了一口魚,放到對面那人的碟子里。

    即便自己不怎么挑食,但是能說得上喜歡的,確是不多,這魚便是其中一個,而安以皓,恰恰也是喜歡的。

    安以皓看著眼前碟子里的一小塊魚,沒想到她還記得。之后,他緩緩伸出了左手,提起了桌邊的筷子。

    盡管他左手使筷的動作很流暢,流暢到就如右手一般,可是安南還是看出來了。從剛才到現在,摸著自己頭發的是哥哥的左手,推開窗戶的是哥哥的左手,現在拿著筷子的,還是哥哥的左手,自己的哥哥什么時候起竟然慣用了左手?

    安南看著對面那人依舊垂在身側的右手,有些猜測呼之欲出。

    似乎是看出來那人的疑惑,安以皓緩緩放下手中的筷子,輕輕撫了撫右側的手腕,笑道,“也不是完全不能用,就是最近康復訓練的猛了,醫生讓休息。”

    “怎么了?”安南看著那人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心里猛的一怔。

    “都過去了。”安以皓依舊淡淡的笑著,“前兩年,出了點小意外,現在已經沒事了。”

    哥哥不愿意說的,絕不是什么小意外,安南心里清楚。算算時間,前兩年······安南突然想起那個時候自己和哥哥的聯系莫名其妙的少了起來,直至最后完全斷了,難道就是因為那個,意外?

    “哥哥,你在那邊······”安南本來想問過的好不好,可是轉念一想,便又換了個,“怎么會突然回來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安南的顧忌,安以皓稍稍使了使力,將右手抬了起來,放在桌邊,而后,左手覆下。“安南,這次我回來,是想讓你,跟我回去的。”

    回去?

    “安南,和我回法國吧。”

    “······”法國?那個遙遠的地方?安南沒有想過,從來沒有。

    “這些年,我去過很多地方,遇到過很多人,我失去了很多,得到的也很多,可是經歷了一些事情,現在想來,還是想要親人在身邊啊。”安以皓頓了頓,看向安南,“而我的親人,也就你這個妹妹了。”

    “哥哥,我在這兒有工作,也有朋友。”即使知道哥哥的心意,安南還是不想漂洋過海,一切重來。

    “工作,朋友,”安以皓凝眉笑了笑,“果然,你和祁涼,怎么了?”剛才在機場的時候,他就覺得有問題,這個城市里有他這個妹妹不舍得的東西,卻沒有,她最喜歡的那個人。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