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三十四章 祝翠花和梁鐵牛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你怎么又吃醉了。”祝翠花看著醉醺醺的梁鐵牛的樣子,在心里更是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更是充滿些憤怒。

    梁鐵牛一手拿著酒壺,看都沒看祝翠花,接著喝起了酒,這時候的祝翠花要一把奪過了梁鐵牛手中的酒壺,梁鐵牛也是眼疾手快的快速的喝下了一口酒來。

    祝翠花走到了梁鐵牛的身邊,言道“你看,你弟弟在門口呢。”

    “我弟弟在哪里啊,在哪里了啊?”梁鐵牛著急的說道。

    正在梁鐵著急的尋找的弟弟的時候,祝翠花一把奪過了梁鐵牛手上的酒壺,更是把那酒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了,

    “嘭”的一聲,酒壺成為了碎片,酒也流在了地上了,又只見那祝翠花拿起了凳子,用力的把凳子放在了地上,整個人也坐在了凳子上面了,目光不善的看著梁鐵牛。

    梁鐵牛在心里想著,我弟弟還沒有來呢,她真是在欺騙我,又看到了酒葫的碎片,在心中郁結多日的郁氣也在瞬間爆發了出來了。

    梁鐵牛看到了梁翠花坐在了凳子上面,話語之中更是暗含著諷刺道;“翠花,你砸我酒,你這是要鬧翻天啊?”

    “咋的,這日子我不過了,我們和離。”梁翠花毫不留情面的言道。

    “你這不要臉的婦人,我早就知道你就不是安分守己過日子的人。”梁鐵牛言語之間更是用手抽打在了祝翠花的臉上了。

    祝翠花的眼含著淚水,靜靜的看著梁鐵牛,語氣冷冷的說道;“你打死我,你就打死我把。”,那腳更是跺得‘蹬蹬”響。

    梁鐵牛好似怒氣還未消散,用腳踢了一下祝翠花,祝翠花的腿也往回縮了一下,這讓梁鐵牛也是愈發的不滿了起來了,梁鐵牛用手揪住了祝翠花的頭發,狠狠的朝在自己的身上砸去。

    祝翠花的頭發也被揪得非常的散亂的,那面目之中更是充滿著淚水的,梁鐵牛絲毫不覺得自己的疼痛了,以那種非常兇狠的眼神看向了祝翠花。

    祝翠花再次遭遇到了毒打,在內心也是充滿著不安,似乎自己下一步的命運就要被梁鐵牛推下去,這讓她愈發的惴惴不安了。

    “你打夠了嗎?”祝翠花問話道。

    “我還沒有打夠你呢,這次我就饒過你。”梁鐵牛意興闌珊的言道。

    “你快給我倒酒去,不然我就打死你。”梁鐵牛威脅道。

    祝翠花也是十分的乖巧的聽從了梁鐵牛的言語,走到了自家的廚房,拿來了一葫蘆黃酒,遞到了梁鐵牛的手上了,梁鐵牛穩穩的從祝翠花的手中的黃酒,頓時心生一計,在心里想著,這妻子倒是長的不錯,要是拿來賣錢,豈不是我以后就可以坐享其成了啊。

    只見那梁鐵牛的臉上也帶著笑意了,可在祝翠花眼中,好似危險逼近了自己一般。

    “翠花,這是家里,你又何必拘謹呢。”梁鐵牛溫柔的言道。

    “鐵牛,我沒有拘謹啊。”祝翠花支支吾吾的言道。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你就給我坐下吧。”梁鐵牛不壞好意的言道,那目光更是充滿著深情的看著那祝翠花,祝翠花整個人也是感到了不安了。

    “你又什么事情快說吧,我待會還要照看小孩去呢。”祝翠花語氣平靜的說道。

    “翠花,我記得你是我母親給我買來的童養媳吧,你來我家也是有幾載了吧。”梁鐵牛溫柔的說道。

    “梁鐵牛,你又何必跟我繞彎子呢。”祝翠花不耐煩的說道,手更是不停的搓著。

    “翠花,你這是著什么急呢。這照看小孩你又何必著急呢。”梁鐵牛語氣強硬的說道。

    “鐵牛,你怕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把。”祝翠花冷漠的言道。

    “我跟你直說了吧,我把你租給了一戶人家,你啊這幾日給我好好準備準備,好好捯飭捯飭。”梁鐵牛言道。

    “鐵牛,你太不顧夫妻情分了吧。”祝翠花聲音帶著哭腔的言道,“我來你家怎樣待你,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又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現在的情況,我就把你租出去了,給我換點家用又怎么樣啊,我家還委屈你了不成啊。”梁鐵牛無賴的言道。

    “你。。你。。你。。”祝翠花已經被梁鐵牛氣得說不出話來了,那聲音更是帶著顫抖。

    “你什么你啊,還不快給我去做飯去。”梁鐵牛散漫的言道。

    “你還有臉吃飯呢,家中的柴米已俱盡了。”祝翠花毫不客氣的言道。

    “家中就屬你能吃了,你還不趕緊跟李家婆婆去借點大米去。”梁鐵牛言道。

    “你欺人太甚了。”祝翠花言道。

    祝翠花說完話之后,就走到了米缸,拿出了碗來,走出了家門,用手敲了敲李家婆婆的大門,只見那李家婆婆聽到了響聲之后,顫顫巍巍的去開門了,見到了站在了門外的祝翠花,李家婆婆十分同情的看了一眼之后,言道;“你進來吧。”

    祝翠花就走到了李家婆婆的家里,李家婆婆也從米缸內舀了幾碗大米放在了祝翠花帶來的碗內了,李家婆婆說道;“你啊,怎么還不和離啊。”

    說完,又看了祝翠花臉上的傷痕,言道“你若現在不和離,以后的日子更苦啊,想想你的命啊。”

    “婆婆,不是我不愿意和離,而是那梁家的婆母我自小受那梁家的恩情啊。”祝翠花好似在說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這讓李家婆婆頓時皺起了眉頭,在心里想著,好言難勸啊。輕聲的嘆了一口氣之后,言道;“你以后就躲的遠遠吧,這梁鐵牛就不是個好東西。”

    又頓了頓聲音之后,接著言道;“我是不中用了,我若是年輕十歲,定打的那梁鐵牛滿地找牙。”

    “婆婆,你說的那里的話啊,都怨我的命運不濟啊。”祝翠花言道。

    兩個人說話之間走出了李家婆婆的家了,李家婆婆看到了祝翠花已經走遠了,在心里想著,這人活著真遭罪啊。

    祝翠花也借來了大米,見到了梁鐵牛還在喝著酒,冷漠的言道;“我去做飯了。”

    “你去吧。”梁鐵牛言道。

    祝翠花用柴火燒著飯,那煙熏黑了眼睛,在內心更是獨自流淚起來了,在心理想著,自己的命運真不濟。

    又聽得梁鐵牛的聲音,言道;“飯好了嗎,我要吃飯。”

    “快了,快了。”祝翠花言道。

    這時候的小孩又發出了啼哭的聲音,這讓梁鐵牛愈發的不耐煩了。

    梁鐵牛看著自己的孩子,哄的也是不耐煩的,小孩也似乎感到了來自父親的怒氣,也聽著了啼哭,眼神靜靜的看著梁鐵牛。

    祝翠花也端好了飯菜,放在了桌子上面了,梁鐵牛倒是把小孩往祝翠花的手上一放,就自顧自的吃飯去了。

    祝翠花抱著小孩吃的也不多。

    他們吃完飯了,小孩也安靜的睡下來了。

    “鐵牛,你不是要把我租出去嘛。”祝翠花言道。

    “你終于自己想通了啊。”梁鐵牛言道。

    “我是想通了,與其被你活活打死,不如我自己買個好價錢呢。”祝翠花自暴自棄的言道。

    “你想明白了就好了。”梁鐵牛言道,“你的租期二年,這銀子可以給我還掉一半的賭債呢。”梁鐵牛冷漠的言道。

    “好你個梁鐵牛,你又去賭去了。”祝翠花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

    “我這不是就只有這些愛好嘛,再說了嘛,小賭怡情。”梁鐵牛恬不知恥的言道。

    “你是夠怡情的,都把家中的家產賭光了。”祝翠花高亢的說道。

    “你大聲叫嚷什么呢。”梁鐵牛不耐煩的言道。

    “再說了,這不是還有你嘛。”梁鐵牛陰惻惻的言道。

    這梁鐵牛的一番話好似冷水澆在了祝翠花的身上,祝翠花的目光也是極其的復雜的看著梁鐵牛,梁鐵牛并不在意,接著淡淡的說道;“賣去給別人做幾年丫頭,你又不吃虧。是不是啊。”

    祝翠花更是被氣的說不出來了,在心里想著,這梁鐵牛真是厚顏無恥的人啊,自己怎么會到這戶人家啊。

    梁鐵牛見到了祝翠花說不話來,在心中更是不在意的,這典當媳婦是民間都有的,媳婦啊還不是我的私人物品。

    梁鐵牛拿著酒葫蘆離開了家中,在心里想著,我那勾欄的小娘子還等著我去喂呢。

    邁著步伐,快速的走到了勾欄去了。

    祝翠花見到了梁鐵牛已經離開了,這才默默的哭出來了,在心里想著,自己小時在母親的懷里多開心,一朝家中遭變故,我被族人賣與那梁家當童養媳,我也曾好言相勸于他,我更是反遭到責罵。嫁到梁家幾載,我更是日夜不停的勞作,我是一刻也不停歇啊。

    這越想越讓祝翠花感到了悲傷,祝翠花臉上的淚珠更是不停的滑落了下來了。

    她又想起了自己嫁入梁家,沒過幾年就生了一孩,更是不知道梁鐵牛何時沾染上了賭博,自己是累死累活也還不清賭債啊,又想起了自己能和梁鐵牛靠著自己雙手,靠著自己的勤勞,可以有點家產,我攢了一些錢財,都被他賭光了,他是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又聽得了他要賣與做租妻,祝翠花愈發覺得自己的命運的悲慘,不如自己投河一了百了吧。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