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277章 喝酒好辦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道友?”沈諭清眼中含著淚花輕喚一聲。

    穹有道絲毫不因被認出道友身份而慌張,認出便認出了,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身份。

    沈諭清蹭在穹有道的手臂上,用穹有道的袖子拭去眼眶中的淚花。

    待眸中淚花拭去,沈諭清再抬頭看面前之人時,面前之人臉上的微笑面具也隨淚花的拭去而消失,面前之人不是道友,而是剛剛一直盯著自己看的那人。

    自以為認錯人的沈諭清慌張松開緊挽的手臂、緊抓的手指,連忙擦去臉上的淚痕,并扭過頭深吸一口氣道:“抱歉,我認錯人了。”

    其實并沒與認錯。

    光線通明的環境與聚集的人群驅散了沈諭清心中的恐懼,她從地上起身,對周圍人道:“我沒事了,感謝大家的關心。”

    沈諭清重新坐回到位子上,周圍聚集的人群也散去,穹有道也沒多說什么,回到了位子上繼續喝酒。

    穹有道端酒杯于口邊看向沈諭清,而沈諭清也剛好看向這邊,剎那間二人四目相對,沈諭清連忙扭過頭,穹有道小酌一口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

    少時,沈諭清朝這邊而來,她站于一旁打量著穹有道,穹有道也看著她,“姑娘要坐下一起喝一杯嗎?”

    沈諭清不理會穹有道,而是扭過頭看向趴在桌子上的小二,說道:“二掌柜你好,我代表劍閣,有事要與你商談。”

    小二聞言從桌子上爬了起來,伸手抓住裝有天云柔的壇子,然后一招手,客棧伙計很有眼力見地拿來一小盅。

    我家掌柜問你喝酒,你豈能不給我家掌柜面子?

    小二給沈諭清斟滿一盅,“這位仙子可曾聽過‘喝酒好辦事’這句話?”

    看來小二在聚仙客棧當總管學會了不少,居然能一臉痞氣說出這句話,像極了逼良家婦女喝酒的惡霸,估計也是喝多了才敢這般。

    小二的話以及說話的語氣讓沈諭清甚是不喜,甚至有些厭惡,可為了劍閣,她必須忍。

    一旁穹有道插嘴道:“姑娘不必在意,他喝多了。”

    一邊是毫不相識卻一直盯著自己的陌生人,一邊是聚仙客棧大名鼎鼎的二掌柜。孰輕孰重不言而喻,沈諭清不理會穹有道所言,坐了下來,端起酒盅一飲而盡。

    一盅天云柔下肚,沈諭清的臉瞬間紅了,目測不是位能喝酒的主。

    “這是秀峰宗的天云柔,名雖柔,但卻烈得很,經不住姑娘這樣喝”穹有道指著對面強行支撐著身體的小二,“他就是這樣喝,合成了這個樣子。”他伸手輕輕點在小二手臂上,小二如岳崩山倒,狠狠摔在了桌子上。

    沈諭清不理會穹有道,剛剛被穹有道一直看著她,讓她對穹有道毫無好感,根本不想理會。

    正經人士誰會一直盯著毫不相識的姑娘看?是不會,可穹有道與她并非毫不相識,穹有道一直看著她,便是因為熟人的緣故。

    “二掌柜,二掌柜。”

    沈諭清去推搡小二,可小二就如死了般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動。

    這讓沈諭清極為頭痛,說了喝酒好辦事,可她剛喝了一盅酒,小二就不省人事了,她還什么話都沒說呢。這盅酒算是白喝了。

    “我剛剛就說了,他喝醉了,不用在意他說的話,不管姑娘跟他說了什么,等一覺醒來定然不記得。姑娘有什么事跟我說吧,我會轉告他的。”

    “閣下是秀峰宗的人?”小二已經沒了知覺,沈諭清這才看向穹有道。

    “不是,一介散修而已,半年前與二掌柜相識,關系倒還不錯。”

    聚仙客棧真正的掌柜就在這,有什么事跟掌柜說呀,反正跟小二說了,小二也是轉告給穹有道。

    “算了,還是等明日二掌柜酒醒了再說吧。”

    沈諭清欲起身起來,起身之際卻雙腿一軟,一個踉蹌坐回到了位子上。

    “姑娘沒事吧?”穹有道欲攙扶下沈諭清,卻被沈諭清驚聲喝止,“別碰我!”

    沈諭清沒醉,只是有些頭暈。

    天云柔后勁之大超出了沈諭清的預料,她雖為修士卻毫無飲酒的經驗,小二雖是凡人,但身為聚仙客棧客棧總管也算身經百戰了,三盅天云柔下肚還保持一時三刻的意識清明。

    一盅天云柔不會讓沈諭清醉倒,只會讓她暈一會兒,對于從來沒飲過酒的她來說,一盅天云柔夠她緩好一會兒了。

    沈諭清身體前傾,支手扶額,讓自己盡快恢復過來。

    然而并沒有那么容易,凡人的酒還能用真氣化解酒精,可這天云柔是秀峰宗釀的靈酒,是專門給修士喝的,就是要讓修士也醉倒,僅靠自身真氣,除非修為高深,否則就只能靠時間。

    “要不我扶姑娘回房吧。”

    “不用。”

    自己如此狀態,怎能讓不知人品、不知底細的陌生人的扶回房?

    穹有道給沈諭清的第一印象是不正經的人,單憑這點就該遠離,少接觸,誰也不知那人的模樣之下會不會是跟敲山鬼魈一樣的面孔。

    她心中所想若是被道友知道,道友定會在面具之后哭暈的。

    摘了面具的道友就在面前,卻成了不正經的人。

    就在這時,樓上傳來一聲女子的呼救聲。

    “救命啊!”

    除了沈諭清跟喝醉的小二,所有人都下意識朝樓梯看去。

    只見一位白須老者提溜著一人從樓梯上下來,老者是青陽宗的一位長老,而提溜著的人是被觀畫蝶騙了的大少爺。

    老者本與同門好友在包間中舉杯暢飲,突聞隔壁傳來呼救聲,便連忙起身去刷好感,這是比喝酒更重要的事。

    老者一把便將這大少爺抓住,然后便提溜著下了樓,走出客棧大門,一腳揣在其屁股上,將所提溜之人踢飛了出去,并高聲道:“無恥小兒!膽敢在聚仙客棧非禮于人!當我青陽宗不存在嗎!”

    趕緊刷一波好感。

    繼老者之后,一位女子也從樓梯上下來,她緊抓著領口,腳步匆忙奪門而出,途徑穹有道旁邊時還惡狠狠刮了穹有道一眼。

    她便是之前暗示穹有道前去一會的女子。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