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章節350 掐脖子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好不容易殺死深獄煉魔,這絕對不是一句空話。即便被坑神劍刺入胸膛,深獄煉魔也沒有立刻死亡。作為地獄魔鬼中最頂級的戰斗機器,強大的生命力讓深獄煉魔立刻展開反擊。

    費奇以欲魔形態和深獄煉魔戰斗,從天空搏斗至地面然后又回到天空,所到之處全都被摧毀,其中就包括深獄煉魔帶來的魔鬼手下。緊接著,深獄煉魔從它部下的尸體中喚起死靈,那些幽魂、女妖、死亡騎士對費奇展開圍攻。當雷霆從熾天神侍形態欲魔的手中發出時,當其中攜帶的神圣力量以摧枯拉朽之勢毀滅亡靈生物時,深獄煉魔懂了:單論手段,比較“玩花活兒”的能力,它永遠也無法戰勝面前的怪物。

    一個怪物,這是深獄煉魔給對手的最高評價。在嘗試了各種法術并都遭到失敗之后,深獄煉魔選擇了最剛正樸實的戰斗方式:肉搏。爪抓、翼擊、噬咬、尾掃。這是肉到肉、血到血的殘酷戰斗。

    沒有魔鬼認為欲魔可以戰勝深獄煉魔,但它們都看到了深獄煉魔無法獲得勝利的場面。它們看到欲魔的翅膀被扯下,胳膊被打斷,而深獄煉魔也付出了被切斷的尾巴和只剩一半的長角。過了一會兒,深獄煉魔已經不想再讓別人觀看這場戰斗,它帶著欲魔傳送走了。

    于是,戰場變成了這個地獄,從冰川的海洋到滾石的山坡,從惡臭的沼澤到雄偉的魔鬼城市。深獄煉魔始終占據上風,它所造成的傷害比自身承受的要高得多,但始終無法取得勝利。費奇傷而不死,連續戰斗了兩天三夜,終于讓深獄煉魔的恢復能力達到極限,讓它沒有能力再生雙翼,也沒有能力恢復斷裂、破碎的四肢。

    深獄煉魔倒在地上,胸膛起伏不定,全身都是密密麻麻可怖的傷口。它用雙眼射出灼熱的光線,擊打在費奇的臉上,根本不能對臉皮造成什么傷害。深獄煉魔已經打糊涂了,它都忘記了它的對手免疫火焰的事實。

    費奇勝券在握,四顧無人,這才第一次變成轉心魔形態。深獄煉魔怒吼一聲,嘶啞的聲音里居然傳達出悲憤、絕望等豐富情感變化。它看了轉心魔一眼,然后閉上眼,再張開用力瞪了瞪,但仍帶著疑惑的語氣問道:“我是真的打了一場,還是以為自己打了一場?”

    “你真真切切打了一場,我打的很痛快。”費奇俯視著躺在地上的深獄煉魔說道:“你現在有一個選擇:想直接死亡,還是只被降階?如果是后者,你應該付出足夠的利益。”

    “我選擇降階!”深獄煉魔說道:“我的財富存放在空間袋里,我可以召喚出來并交給你。還有,我可以告訴你任何信息。比如,我是在冥河邊看到一個用冥河水洗臉的小魔鬼,是它告訴我地獄邪光炮的制造地點,以及這里沒有魔鬼防守的現狀。現在看來,那個小魔鬼應該是你設下的陷阱吧?”

    “我既不承認,也不會否認你的猜測。”費奇擺了擺手,讓深獄煉魔將賣命錢交出來。當然,深獄煉魔也試圖以地獄契約的方式來保障自己的利益,但費奇的一句話讓它徹底放棄了抵抗。

    “你又不是沒試過用地獄契約來干掉我,結果顯而易見,這種嘗試失敗了。別浪費時間了,我還要看看你提供的東西,是不是足夠買下你的性命。”

    空間袋里有大量的靈幣,簡直到了泛濫的程度,而里面沒有真正能夠保值的元素寶石、命運金幣和高級法術物品。靈幣的崩潰影響了很多魔鬼,他們逐漸發現靈魂-祈并者的數量迅速累計起來,直接用其轉化成魔鬼的工作變得非常簡單,質量也更高。隨著魔鬼數量膨脹得太厲害,大家都開始不想要功能相對簡單的靈幣。手中的靈幣換不到東西,只能積存下來,成了占用空間袋的重物。

    “原來你是個窮鬼。”費奇看著一袋子靈幣,說著在過去毫無道理的理論,但深獄煉魔只能哀嘆著表示認同。“你認為地獄邪光炮是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所以想要讓自己富裕起來,說明你很有頭腦。但用你的頭腦想想,這些現在沒人愿意收的靈幣,能買到你的性命嗎?”

    “我懂了,你最終還是要殺掉我的。”深獄煉魔發出沙啞的笑聲,而后被喉嚨中涌上來的血液嗆咳阻斷,變得更加狼狽。費奇反手給了它一巴掌,將血液打飛,它才說道:“地獄的時代變了,轉心魔要取代深獄煉魔的地位了嗎?”

    “原來在臨死前,魔鬼也會關心一下某種集體的利益。”費奇將手按到深獄煉魔脖子上,卡住了氣管,一直保持這個姿勢,直到深獄煉魔完全失去生機。

    魔鬼不需要進食、飲水、睡眠,但魔鬼需要呼吸,它們因此而“活著”。隨后,費奇將深獄煉魔的頭顱切下,將心臟挖出來,存放在空間袋里,再找到最近的冥河,完成毀尸滅跡。

    站在冥河邊,費奇自然想到了小魔鬼克勞利。那個小東西,居然用冥河洗臉,從而洗掉了自己對他施加的誘魂低語。冥河具有不可控的遺忘特性,沒有保護地進入冥河與自殺沒什么區別。克勞利為什么要用冥河水洗臉?轉心魔的誘魂低語讓它以全部的精力和能力來為費奇主人服務,這包括不能降低自身的力量,因此應該能阻止它任何自殘的行為。

    “恐怕它之前被迫接觸過冥河水。”

    由于費奇讓克勞利管理堡壘的地面部分,因此小魔鬼是有機會在堡壘外面行動的。在這個過程中,或許是因為意外失足,或者在爭斗中被打落,或許之其他魔鬼用冥河水當做武器,總之克勞利的確存在“非主動”接觸冥河水的可能。冥河總會洗去特質,但一般最先丟失的總是情緒、記憶之類的精神概念,最后才是以身體為代表的物質特性。

    轉心魔的能力綜合地對情緒、記憶、思維方式和人生目標進行修改,從而達到控制目的,冥河水應該讓這種控制出現了某種破綻——換言之,克勞利開始能夠思考“自己的利益”。于是,當看到自己強大的主人變成劣魔,整個堡壘領地根本沒有防守能力時,這種“自己的利益”得到充分放大,也讓它有了再去冥河洗洗臉的想法。這一伙深獄煉魔及其手下,或許克勞利早就認識,或者是偶然碰上,但肯定是用冥河洗去更多精神控制后才達成深度合作協議的。

    “克勞利,你在哪里呢?”費奇看著深獄煉魔的尸體被冥河完全消融,便開啟傳送門,返回自己的地獄領地。

    這里被火球轟炸、被流星暴襲擊,已經變成了顯然的隕石坑。周圍的廢墟坍塌下來,如同泥石流一樣鋪陳在圓形的大坑中,而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在廢墟上工作。它努力搬起碎石,舉過頭頂,然后將它們艱難運出大坑。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的廢墟塌方、填埋,小魔鬼的清理工作將永遠不可能完成。

    克勞利還是回來了。在它各種被轉心魔洗腦的表面情緒之下,還深埋著對自己這片領地的歸屬感,畢竟在廢墟之下,掩埋的是它曾經的王座和靈魂石。費奇降落到它面前,小魔鬼停了下來,抬起頭。從那雙呆滯的眼睛里,費奇大概明白克勞利遭遇了什么。

    它向深獄煉魔出賣了自己,但是深獄煉魔并不在乎小魔鬼想要什么,很可能反手又把它扔到冥河中。目前克勞利的樣子,很顯然已經失去了絕大多數的表層記憶。它不認得費奇,既不會跪下服從,也沒有恐懼感。當它舉著拳頭沖過來,準備以自己的生命捍衛對這片土地的歸屬感時,費奇一把掐住脖子將它提了起來。

    殺死這個小魔鬼非常簡單,只要大拇指按下去,它脆弱的脖子就會被捏碎。也就在片刻之前,還有只深獄煉魔被費奇用類似的方法掐死了。相比于深獄煉魔,克勞利奮力用爪子、牙齒發動的攻擊,連轉心魔的表皮都無法劃破。它并沒有地獄符文矩陣這種可以扭轉位階差距的能力,因此勝負顯而易見。

    費奇用一分鐘的時間好好看了看克勞利,然后按下大拇指,用地獄領主的權威將這個手下降階,一直降到變成劣魔為止。降為劣魔是對魔鬼最大的懲罰,因為與其他的降階不同,劣魔完全是重新開始,之前的所有記憶、知識和經驗都會消失。可以說魔鬼有千萬種,劣魔只有一種(費奇的半成品劣魔品種不算在內)。克勞利泥巴一樣的身子從專心魔的手中滑落,啪嗒一聲墜落到地上,它立刻匍匐下來,用顫抖的身軀表達對高階魔鬼的無比敬畏。

    地獄重新教會了它作為魔鬼應該擁有的能力,但這也意味著岔路魔和克勞利的完全消失。費奇打開空間袋,從里面拿出三枚靈幣,將它們塞進劣魔的身體。然后在它迷惑不解的目光中,費奇將劣魔傳送出去,傳送前往地獄的第一層,大約是血販集市的位置。

    隨后,一個更大的傳送通道開啟,坐落于費奇腳下,通往不遠處的空地。于是,隕石坑邊緣的廢墟不斷塌方、滾落,然后掉進傳送通道中。再加上費奇用地獄法術抬高隕石坑的邊緣,形成堤壩一樣的墻壁,小魔鬼永遠清理不干凈的隕石坑,很快就變得干干凈凈。

    “它背叛了你,你卻沒殺了它,為什么。”阿老頭出現在費奇身邊。“背叛不是最嚴重的罪行嗎?你能夠毫不眨眼地殺死深獄煉魔,為什么要讓那個小魔鬼活著?”

    “呵呵。”費奇回答道。他一揮手臂,隕石坑底便有發光的防護法陣出現,用密語解開后,通往下層的大門和九層簡單階梯就出現了。費奇的王座大廳位于地下,但不是單純的“地面之下”,而是用空間法術隔離的“地下”,距離地表足有三十米。出入口的大門是空間通道的投影。流星暴只能破壞地面,就像撕碎一塊塊幕布,但卻無法傷害到投影。費奇看了看隕石坑的深度,心中也有些慶幸。如果再向下深入四米左右,就能碰觸到王座大廳的物理邊界了。

    費奇走進大門,阿老頭還在一旁說道:“不要忽視我的問題!你放走它是處于憐憫,還是過于驕傲,認為它不可能再對你造成威脅?”

    “你是在擔心我會因為自負而失敗。”費奇直指問題的本質,回答道:“不管是憐憫還是字符,在地獄中都是不必要的東西。我那么做,單純出于對事實的尊重:冥河已經殺死了它,我不可能也沒必要再殺它一次。”

    “但是殺死它,比讓它降階、給它靈幣、將它傳送要省力得多,因此你還是付出了一些東西,遠超理智和尊重的東西。”

    “沒有什么手段是萬無一失的,包括轉心魔的心靈控制。我以為自己能完全控制,現在證明那是一種錯誤。”費奇突然說起了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理會阿老頭是否想要聆聽。“只要有靈魂在的地方,就有改變的可能,哪怕是以冥河這種意想不到的方式發生。正因為如此,魔王大人才需要神力——僵化的、不能改變的神力——來保證無底深淵一直呆在混沌海的事實不會發生改變。”

    “神力不等于僵化,”阿老頭這樣回應,說明他沒有聽懂費奇的潛臺詞。唉,費奇現在明白了,阿斯莫蒂爾斯需要神力來完成自己的計劃,并不是隨便什么神都可以的。法術能力、空間能力這兩點,根本不如“服從命運、足夠僵化”來的更重要。

    “阿老頭,我要借一部分你的神力,不還的那種。”費奇突然說道:“轉心魔雖然是魔鬼的高級形態,但深獄煉魔才是頂級狀態。這次戰斗中,我發現深獄煉魔擁有向地獄許愿的能力,那個地獄契約法術與我記憶中契約魔的能力完全不同。”

    “我的神力你隨便用,但是我要警告你,別將神力引入靈魂內,你會承受不住,就像曾經想要奪取魔法女神力量的那個法師一樣悲慘死去。”

    “呵呵,你放心吧。”費奇來到領主水晶大廳,在這里開始布置《畫皮書》的狀態增加儀式。“這次給你長長見識,讓你看看只有極少數魔鬼才知道的東西。”

    “我和你一起讀過《畫皮書》,你忘了嗎?”

    “我沒忘。”費奇說道:“只是你從來沒有對《畫皮書》提出過自己的見解,我以為你一直沒看懂。”

    “哼”l0ns3v3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