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七六節 大宋官方沒記載的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是什么情況。

    李歡從屋頂上快速的往花子嬰那里跑,而花子嬰也快速的往李歡那里跑。

    他們都認為這樣的情況需要商量一下,實在太古怪了。

    一間小屋內走出三個人,這三人與其他人不同,他們都穿著契丹貴族的服裝,正在往相互方向奔跑的李歡與花子嬰同時發現了這三人,兩人一左一右從屋頂跳了下來,一人一刀砍死了三人中的兩人,然后同時出手刺死為首那人。

    相互間沒有言語,兩人快速的殺進屋內。

    這屋內再沒有其他人,卻是有著比較華麗的擺設。

    兩人各自行動將屋內檢查一遍之后同時退到了屋外,翻身上了屋頂,背對背站著,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后,同時轉過身來。

    花子嬰先開口:“今晚上有些古怪。”

    李歡點了點頭:“確實古怪。”

    花子嬰說道:“要不,我們帶人分頭去搜一搜。”花子嬰又指了指腳下的屋子:“這普通的屋子里住著不普通的人,我來安排人查一下。”

    “好。”

    兩人簡單的商量之后各自回去指揮人手行動。

    約半個時辰后,兩個漢人被帶到了剛才那間相對華麗的屋子外,屋外的尸體已經被清理。

    “你們知道,這里的士兵為什么逃?”

    “他們一直在計劃逃走,見到城內亂了所以就逃了。”

    李歡問:“為什么?”

    其中一人回答:“這事說來話長……”沒等他說下去花子嬰就打斷了他:“簡單一點說,最多三句話說清楚。”

    另一人說道:“有人正在組織反契丹聯軍,這里已經有人來聯絡,契丹派人過來調查后留人監督。”

    這事基本上說清楚了,李歡與花子嬰商量幾句之后,李歡吩咐道:“通知所有人,清除街上與城頭所有的尸體,并且扔到糧倉之中燒掉,然后半個時辰去撿些東西,然后撤退,天亮前畢竟退回碼頭。”

    “是!”有人去傳令了。

    李歡又對帶來的兩個漢人說道:“跟我們走?”

    兩人沒有選擇,他們若不跟著走說不定會被殺掉了滅口。

    鎮不算大,但也不小。

    好在找到幾輛馬車,七百人行動迅速,將所有的尸體清理完畢之后都扔進了正被大火淹沒的糧倉之中。

    而后,人全部散開去尋找有價值的物品。

    天快亮的時候人已經退到了碼頭,然后一把火燒掉了碼頭上的船只,天色大亮人已經退回船上,并且開始遠離。

    這個時候,五百遼國正規軍才帶著三千人從北邊的縣趕到了這一處鎮子。

    為首的遼國將領親自在鎮內轉了一圈,臉色很難看的盯著身邊的副將:“綁了。”

    副將是原渤海國的人,被綁的時候掙扎著。

    那遼國將領說道:“早就聽說你們不安份,這便是證據。傳本將命令,回城,將所有的渤海人關入軍營。”

    “你去死。”

    有人高喊了一聲,這名遼國將領回頭看過去的瞬間,在他面前的一位士兵直接就用長矛捅了過去,當場將這位遼國將領刺了一個對穿。

    “殺契丹狗。”無數人高喊著。

    三千對五百,這是一場混戰,遼軍的騎兵優勢根本就沒辦法發揮出來。

    原本還忠心于契丹國的渤海人副將此時也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帶自己的部隊殺死契丹人。

    混亂從開始到結束也僅僅就是一刻鐘,三千對五百人的混戰,死了差不多一千三百人。

    遼國正規軍的戰力非同小可。

    “回城,反了。”渤海人副將高喊一聲,帶著其余的人殺回縣城。

    海面上,兩名漢人已經講述了足足一個時辰。

    他們講的事情有些大宋官方有記載,但大多數都沒有。

    在大宋官方的記載中,一百年前渤海就滅亡了,但事實上卻不是。當時渤海國確實被擊敗但還沒有滅亡,以東丹國的名義作為遼國的屬國一個存在的,除了有監國的契丹王族之外,差不多還有半獨立的王國。

    一直到二十年前,東丹國改名東京道。

    在大宋的官方記載中,記載只是這里改了一個名稱,因為信息的閉塞所以并不知道內情。

    實情就是,原渤海遺民大部分不愿意接受契丹的統治,一直在進行著激烈的抗爭,還曾經控制過一小塊地盤準備建國,卻被契丹人鎮壓。

    此時的渤海人大約有三百萬人,但卻是多民族組成,不僅有靺鞨、高句麗人,還有漢人、奚人、九姓雜胡、達姑等等多個民族。

    其中主體為靺鞨人,其次高句麗莎與漢人。

    大舉反抗的就是靺鞨人。高句麗、漢人也大量的參與其中。

    在數次鎮壓了原渤海人之后,原渤海人一部分被強行遷移,人數大約八十萬左右,遷移到了契丹中京以及往西居住。這部分人有一部分往西逃走,逃往了蒙古高原。

    然后還有三十萬左右逃入了高麗。

    投奔中原的很少,只有五萬人左右。

    其余的不是正在反抗,就是在反抗之中戰死。

    兩人講述之后被請入船倉供給飲食。

    李歡與花子嬰在船內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好久都沒有說話。

    很長時間之后,花子嬰開口說道:“原本只是打算燒了遼人的船讓我們可以控制大海,可現在挺意外。”

    李歡也說道:“確實是很意外,這事超出了我們的預料。”

    花子嬰問:“接下來怎么辦,還去燒熊岳鎮嗎?”

    “不知道,讓我想一想。”李歡確實有一點拿不定主意。花子嬰又說道:“不如把這兩人放回去,我記得你有一筆軍械放在登州楊將軍那里。”

    李歡轉頭看向花子嬰,帶著疑惑問道:“你的意思是,資助渤海遺民?”

    “不好嗎?”

    “我不知道,先說把這兩人放回去,若是傳出我們大宋派人襲擊了遼國的蘇州鎮,這事就不好交待。再說,資助渤海遺民軍械這事不太好,朝堂之上劉學士不好交待。”

    李歡說完花子嬰有些不理解:“我們給女真人賣軍械,已經換到了大量的皮貨。給渤海遺民難道有區別?”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