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姻緣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香花兒因為蘇明然這事兒吧,對香朵兒頗為愧疚,已有些日子沒好意思在她跟前提婚事之事,這些日子香朵兒倒越發覺得自在了起來。

    每每見到她時,總是喜笑顏開的,倒越發像未出嫁時的小姑娘那會兒了。

    “二姐,你近日看著心情極不錯的樣子。”看著她的笑顏,香枝兒都不由側目。

    “心中無煩惱事,便是人生好時節,我一天高高興興的,難道不好嗎?”

    “不不不,你這樣很好,我瞧著你這笑模樣,都能多吃兩碗飯。”香茉兒在一旁接了一句。

    來京城是對的,拋開過去種種,與姐妹們聚在一起,她這心情也開懷不少,瞧著香朵兒的笑容,她也都有心思跟著一起開玩笑了。

    在戶部當差一段時間,她的眼界也開闊了不少,只不過被人揭穿女子身份,卻是不好再去戶部,讓她頓覺人生失去了目標。

    “你也打趣我是不是?”香朵兒臉上帶笑的橫了她一眼,越發顯添了幾分風情。

    把香茉兒都看直了眼。

    “二姐,你近日真是越看越好看了。”姐妹幾個長得都不差,各有各的特色,香朵兒屬于那種潑辣型的,為人爽利說話利索,如今再瞧她這明艷照人的面孔,還當真增色不少。

    香朵兒不由伸手摸了摸臉:“這可是真話?”

    “我還能說假?”

    “我最近不是往美顏閣多跑了兩趟嗎,沒想到果然效果明顯,美顏閣開了這么長時間,我以前也沒那個心情,前些時候香枝兒帶著我,去一次便又沒心情了,所以就耽擱了,這段時間心情不錯,便多跑了幾趟,沒想到效果這么明顯,我也始料未及呢。”香朵兒伸手摸著臉,柔的肌膚,讓她自己都有些愛不釋手呢,心道美顏閣果然是個好去處,怪道那么多有錢人家的太太小姐去捧場呢。

    香枝兒仔細瞧著她的臉色,一絲絲喜悅透出,由內而外,底子本就好,添上這一絲神采,自然就著光彩照人了,隨即便抿嘴一笑道:“二姐如今這模樣,可不全是美顏閣的功勞,我瞧你怕不是有什么喜事吧,這份高興,可同由內而外的透射出來了。”

    “哪有什么喜事,不過是鋪子里收益尚可,讓人覺得高興罷了。”香朵兒擺了擺手,她手下經營的幾個鋪子,與之在坐兩人比起來,還真不算什么。

    香枝兒就別提了,生意做得大江南北都有,又是王妃之尊,別說她手下就幾個鋪子,就是生意做得再大幾倍,都沒法與之相比。

    而香茉兒也不差,從小便在外面跑動,手里的銀子從來沒缺過,自個也經營得有鋪子,不過更多的卻是賺來的名望,金算盤這稱呼,在他們當地可是十分有名的。

    “鋪子里的收益?”香枝兒明顯不信,香朵兒精打細算過日子,鋪子經營得也不錯,就沒虧過本的,但所賺的收入也是有限,近日又沒有什么大變動,鋪子的生意自然也是照舊,為鋪子收益而高興,她是一點也不信。

    “我瞧你這怕不是為著鋪子的收益,倒覺得像是……”香茉兒看著她的神情,一臉的若有所思。

    “像是什么?”香枝兒連忙問道,她如今是王妃的身份,管著整個王府之事,人情往來連帶著還要照顧孩子,每日也沒有多少空閑,就更沒時間去琢磨香朵兒了,這么大人,就算和離日子也是過得不錯的,倒不必她時時操心,過問得少,也就沒發現有什么不妥當的。

    “我看二姐瞧著像是……紅鸞心動的樣子……”香茉兒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

    “你混說什么?”香朵兒一聽這話,立馬抬手要打。

    香茉兒反應不慢,站起身就往一邊躲。

    香朵兒卻是被她這話燥得臉皮子發紅,起身就跟著追去,兩人頓時笑鬧到一處,香枝兒瞧著她們兩人,也不由一陣樂呵,她這兩個姐姐啊,倒是越活越回頭了。

    倒也不阻止,且由著她們笑鬧個夠。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我亂說什么了,我要沒說中你的心思,你做什么要打人,可見是讓我給說中了。”香茉兒絲毫不懼她。

    “你還敢亂說,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來啊,來啊,我還怕了你不成。”香茉兒讓她說得咯咯直笑,曾經未出閣時,她們姐妹也曾這樣笑鬧過,如今這般,倒是讓人十分回味。

    兩人一番鬧騰,氣喘吁吁,香枝兒讓人從新添了新茶,三人便又坐在一塊兒喝起茶來。

    “二姐,你若有事兒,可得與咱們明言才是。”香枝兒端著茶盞,虛看了她一眼,雖未明說,但這話中意味也是十分明顯。

    “我哪有什么事啊。”香朵兒心虛的將臉轉向一邊。

    瞧著她這一臉心虛,還滿嘴否認的樣子,香茉兒實在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別說香枝兒火眼精金,就是我這榆木疙瘩都看出來了,說吧,你看中誰了?都是一家子姐妹,誰還能笑話你不成?”比起她的一臉猶豫不決,躲躲閃閃的樣子,香茉兒卻是坦蕩得多了。

    “我哪有看中誰,別亂說。”香朵兒再次開口否認。

    “二姐……”這一次,香枝兒都看不下去了。

    “又不是十來歲的小姑娘,可有什么害燥的,直白點說出來

    ,咱們姐妹幫你參詳參詳,只別再看走眼便是,你倒還扭捏起來了。”香茉兒搖頭不贊同的道了一聲。

    “好了好了,我說就是了。”香朵兒一陣臉紅不已,低垂下頭去,很有些十來歲小姑娘的害羞緬甸樣。

    兩人聞言,俱是不語,只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等著她揭曉答案。

    “前些日子,我在大街上被人行刺……”

    “你是說拂柳那事,不是早完了嘛。”香茉兒急切的說了一句。

    香枝兒有些恍然的眨了眨眼,她覺得她大概想到了。

    “你聽我說別打茬啊!”香朵兒橫了她一眼,緊接著道:“那會兒木簪子刺進了皮肉,我清楚的感受到血流出來,我以為我就要死了呢,哪知峰回路轉,竟是讓人給救下來了……”

    說到此,她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香枝兒。

    香枝兒便笑著接道:“是王鐵牛救了你,所以你就對他上心了?”

    這王鐵牛也當真來得及時,也虧得有他在,不然那些護衛投鼠忌器,不敢有所動作,且他們的動作,也都落在拂柳的眼中,但凡敢有異動,那拂柳的簪子,就要下死力刺下去了,這王鐵牛時機也把握得好,那般危險的情形之下,果斷出手將人安然救了下來。

    香朵兒見問,臉紅紅的點了點頭:“我感激他救了我,后來我也帶上謝禮親自跟他道謝,覺得他那人吧,頗為憨厚,倒是個實在人。”

    “所以你就看上她了?”香茉兒一臉驚訝的問道。

    香朵兒被她這么直白的問得有些無奈,倒也點了頭:“他是個不錯的人,雖然以前賣身為奴,不過現在香枝兒也發還了奴契,他也算是個平頭百姓了吧!”

    “那他為奴的事,你也不在乎啊?”香茉兒緊接著問。

    “這可有什么好在乎的啊,只要人好就行了,再說我還是和離之身呢。”

    “那這事,你們倆?”

    “后來我又找過他幾次,一起說了說話,我覺得他大概也有點那么個意思吧,卻是還沒有挑明,誰想你們倆眼睛尖得跟什么似的,竟是一眼便瞧出我這有事。”香朵兒不自在的說道。

    “這還怪上咱們了啊!”香茉兒撲哧撲哧笑起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足彩胜负彩 证券投资上证指数 淘宝快3 一个月2000元如何理财 实时nba比分网 足球比分直播吧 新快3 湖北快3 幸运飞艇 浙江飞鱼 竞彩足球比分 东软集团股吧 豌豆财富 上证指数吧分析讨论区 常见的互联网金融产品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