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疑惑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秦相進宮了一趟,秦家小姐為后之事,便就此有了定論。”周承澤微微帶笑道:“你猜秦相與皇上說了些什么?”

    香枝兒見問,不由斜了他一眼:“我瞧你聽到這消息,好似還挺高興?”

    “我為什么不高興,從此之后,后宮之中便不再是小秦氏一手遮天了,而太后即便是想維護那母子倆,怕是也會束手束腳的,再不似以前那般隨心所欲。”周承澤語氣中透著輕快之意。

    小秦氏對香枝兒下手,這事兒他可從來就沒有忘記過,但燕禇壓下此事,他還真不能如何,但不作死就不會死,如今的情形,可是大不相同了。

    “秦家小姐入宮之后,便是中宮皇后,一些事情便變得名正言順,比咱們大不了幾多少,見著還得稱一聲母后,你竟不覺得別扭的。”香枝兒見他心情極好,不由打趣了一句。

    “哼,我有什么可覺得別扭的,人家老牛吃嫩草也沒覺得怎么樣呢!”周承澤輕哼一聲。

    香枝兒實在沒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老牛吃嫩草可不就是說的燕禇嘛,雖然年歲在好兒擺著,但人瞧著其實并不顯老的,保養得宜,再加上那一身的氣度,瞧著很是有些成熟男人的魅力,還真不能說人家老。

    “只是這秦家小姐,也不知性情如何,外面打聽來的,倒是說人知書識禮,很有些文才見識,可倒底如何,還只能親眼見過才知道呢。”她是有些擔心,一些場合也必須得有所接觸,若是個不好相處的,那可就麻煩了,要知道大戶人家的千金,傳出來的多是美名,真實情形如何,那誰又說得準呢。

    “其真實性情如何,不得而知,但秦相此人,風評還是極佳的,朝中文臣武將,對他似都沒什么惡感,你想想以前多是文武不和的,而武將對他都沒有惡評,可見其為人手段。”

    “竟能得文臣武將的尊重,顯見此人不簡單。”香枝兒都不由贊嘆了一聲。

    “人家可是三朝重臣,能簡單了才奇怪。”周承澤輕哼了一聲,秦相身份高,他以前也就在御前當差時,見過幾次,后來人家便一直稱病不朝,也就沒有接觸的機會,但就算沒有接觸,但朝中上下,也都是有關他的傳說,總歸這人吧,就算不上朝,在朝中的地位也分毫不減。

    對于秦相的手段,他也真心佩服。

    “既然病好了,那以后必然就要上朝,朝堂之上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可得當心點兒,別去招惹他。”香枝兒提醒了一句,這樣的重臣,能不惹麻煩盡量避免,就算身為皇子,也是輕易不好得罪這樣的重臣的,沒見如今連皇上,似都有意結好的意思。

    所以就連皇上都不能得罪的人,他們就更不能招惹了。

    “放心,我又不傻,沒事去招惹他干嘛,且秦相此人,能有如此好的風評,其人品自然也沒有差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客氣以待,倒也不會出什么狀況。”周承澤對此倒并不怎么著緊。

    說到這個,他不知想到什么,竟扯著嘴角笑了起來。

    “笑什么?”香枝兒好奇的問道。

    “我在笑,我和大哥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向來與人客氣,并不生事,但有些人卻是不一樣,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不拘什么時候,都喜歡擺出王爺的派頭來,屆時若是一個忍不住,與秦相對上了,那才叫有好戲看了呢。”周承澤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這人自然是指燕慎,燕慎行事有些招搖,這大家都清楚,不過倒也不確定他會不會不長眼去招惹秦相,不過秦相此人風度好,也未必就會與他計較的。

    “他也不是沒有腦子的,你就別盡想美事了。”

    “他確實不是沒長腦子,不過有些人,卻是沒長腦子,行事不當,將人得罪得透透的。”周承澤笑容越發愉悅起來。

    “你是說靜妃啊,她這事也確實有些不妥當,不過為著打擊對手,這也無可厚非,只不過她錯估了形勢,以及皇上的為人,若皇上是個多疑的,沒準就信了,也就沒有秦家小姐進宮一事了,可皇上偏偏就是個明辯事非的,讓她一腔盤算落空!”

    “所以啊,這后宮里以后是越發熱鬧了,人多好啊,熱鬧。”周承澤贊嘆一聲。

    香枝兒又是一陣忍笑,這話說得可真是。

    “那可也未必,人家靜妃一早就被禁足,也沒個期限,指定以后皇后進了宮,她這禁足都沒得解,宮門都出不了,還拿什么與人爭斗的,后宮就算人多起來,也未見得多熱鬧的。”香枝兒覺得,秦家小姐若是有本事,旁的人必然壓不下她的風頭,所以也就不存在熱鬧一說了。

    秦相如此人物,他最為看中的孫女,又豈會差到哪里去了呢!想看他老子的熱鬧,怕也不容易。

    “這可不好說,宮里還有個太后在呢,只要有她在,靜妃就不會倒,所以誰強誰弱,還真不好說。”周承澤搖頭。

    “是了,太后這心眼兒,總是偏得沒邊,秦小姐初入宮,還真未必應付得來,太后往常也就是不太理事,真要插手起來,還真是不好對付的,畢竟占著長輩的身份,要以一頂大不孝的帽子寇下來,誰都吃罪不起。”

    “呵,由著她們去爭去斗吧,總歸不與咱們相干的,秦小姐雖然初入宮難免吃虧,但秦家若是拿燕慎開刀,太后也只能受著,我要是秦家,就先著手將燕慎收拾服貼了,再送人進宮,斷然沒人敢欺。”

    “將一個王爺收拾服貼了,你也想得出來,不擔心皇上會怎么想,怕不得懷疑人家有二心了呢,不過咱們皇上卻也不是疑心重的人,這還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香枝兒也不由認同起來,隨即笑道:“虧得你不是秦家人,不然還有旁人什么事。”

    “秦家未必不會這么想,且瞧著吧。”周承澤卻是摩挲著下巴,道:“我奇怪的是太后,她心里眼里,怎么就只有一個燕慎,誠然那是與她血緣關系最近的一個,但我與大哥,難道就不是她嫡親的孫子了,旁人是庶出,她瞧不上眼也正常,可咱們這也是正經嫡出的不是,且身份比燕慎還更高些呢。”

    “我打聽來的,說是太后不喜吳夫人,曾與之發生過不少的爭執,后吳夫人一去,連帶身邊侍候的下人,全都遣散了,一個沒留,而這些人,如今卻也是音信全無,怎么都打探不出來,除了吳夫人身邊的幾個貼身丫頭,因照顧不當,全被處死,其余的二等三等的丫頭,竟是一個也找不到,就有點奇怪了。”香枝兒是懷疑,這些人其實都已經不在了,但無法證明,若這些人真的都不在了,那么這事就越發的疑點重重了。

    “所以,這里面必然是有鬼,所以太后不喜我與大哥,必然是與這些事有關的,不然同是親孫子,她何以如此區別對待,我瞧她前些時候的行徑,是恨不得我死了的好呢,可惜不能如她愿。”周承澤一陣冷笑,已是打定主意要將這事查個清楚。

    “我們都知道這事兒有蹊蹺,可就是苦無證據,太后畢竟是太后,沒有證據說什么都是空話,再則還打草驚蛇。”對此,香枝兒也很是無奈,人家身份高貴,你要有所懷疑,都是大不敬的,所以懷疑都不能懷疑,要查都還得偷偷的查。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福彩3d 江西快三 体球吧 河北快3 河南快赢481 今天上证指数走势图 五体球缺点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完善a 股票推荐买入骗局 西甲雪缘园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 长安汽车股票 天津投资理财平台 基金配资 浦发银行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