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被罰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被罰

    兩人正濃情密意之時,外間的大門,突然被人大力撞開。

    宮女聽到動靜,頓時嚇得花容失色,混身都顫抖了起來,燕慎相較于她,卻是鎮定多了,這可是靜妃的宮室,誰還敢在這里撒野的,定然是不知死活的奴才想要鬧事。

    正待下床去喝斥幾句,衣裳都還不曾披在身上,便見一道明黃的身影走近,他抬頭看去,頓時一臉驚色,才取在手中的衣裳,瞬間便掉落在地上,人撲通一聲便跪了下去。

    “父皇,你怎么來了?”燕慎心驚膽顫的問道。

    雖然被堵在床上,但對于這事兒,他也沒覺得有多大不了的,不過是睡了個女人罷了,誰還沒點風流韻事,他又不是睡的后宮嬪妃,但這事兒說來也是他德行有虧,自然也是心虛不已。

    “混賬東西。”燕禇抬腿就是一腳朝他踹了過去。

    他原本是有些不信的,這可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兒子,曾經也是當繼承人來培養的,也曾帶在身邊好身教養,可如今的行為,卻是越發讓他失望不已。

    “皇上,你這是要干什么啊,慎哥兒他還小,你可別……”小秦氏聽聞皇上過來,原本還覺得高興,哪知人家帶著人就直接奔著側院來了,打了她個措手不及,一來便見燕慎被踹了一腳,頓時心疼得不得了,連求饒的話都沒再往下說,只一個勁的看兒子傷著哪兒了。

    “慎哥兒傷著哪兒,要不要緊?”

    那一腳的力度雖然不小,但燕慎習武之人,完全能夠承受,但這會兒小秦氏出面,他頓時裝出一臉虛弱的模樣,心虛氣短的喚了一聲:“母親。”

    “慎哥兒……”小秦氏瞧著他這模樣,只覺得他受大委屈了,一聲呼喚,語氣中甚至都帶出些哭音來。

    燕禇看得一陣氣結。

    “瞧瞧他這都干了什么好事,你身為人母,不好生教導,卻還一味的縱容于他,我也當真不知,你這是愛他,還是在害他。”這個女人腦子不好使,如今生出的兒子,也是越發的犯蠢起來。

    “慎哥兒是我的兒子,我自然是愛他的。”小秦氏嘴快的回道。

    “呵,你這就是這么愛他疼他的,讓他在宮里廝混?”燕禇十分惱火,都這番模樣了,這母子倆似還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他不由抬眼看向那扯著被子包裹著,正混身發抖的宮女。

    宮女早已是嚇得面無人色,若是被旁人發現,有靜妃在還能偏坦一二,可卻是被皇上捉了個正著,可以想象她會是如何的下場,一個勾引皇子的罪名,就能讓她再無翻身的余地。

    “這哪里是廝混,慎哥兒到現在都還沒個孩子呢,我……”小秦氏說到此,卻是頓時閉了嘴。

    “莫不這事還是你特意安排的?”燕禇一臉的諷刺,猶如在說一個天大的笑話似的,做母親的以如此方式疼兒子,也時個聞所未聞。

    燕慎有錯在身,卻是一句也不敢再開口,他這會兒是說多錯多,說什么都是錯,索性閉嘴不言,縮著脖子,由著小秦氏幫他出頭的好。

    他這事雖然辦得不妥,可也不過是一件風流韻事罷了,也不至于為著這么一點小事,就將他怎么樣的,心里雖然忐忑不安,卻也并未受到多大的驚嚇,且這是在宮中,還有太后可以為他做主呢。

    小秦氏沒應聲,算是默認了。

    卻是把燕禇給氣笑了,難怪這兒子越來越不像樣子,有個這樣的母親,燕慎會變成如此模樣,倒也不奇怪了。

    他也懶得再聽這母子倆多說什么,轉頭便吩咐道:“從今日起,靜妃無限期禁足,后宮諸吾,交由麗美人暫時代勞,至于慎王,以后無召不得踏足后宮,至于這個宮女,便送到慎王府上去吧。”

    如此處置,已算是十分寬和,當然也是不希望將事情鬧大,他這新帝才登基不久,后宮中便傳出這種風流話題,他身為皇帝的顏面還要不要了,這事要傳出去,不定就要變樣,指定人人都覺得他頭上綠油油,臉色也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一番處置,各自的臉色都不好看。

    靜妃本是后宮中身份最高之人,就算沒有皇后之位,但她卻也行使著皇后之權,沒一人敢輕視她,就連那些資格老的誥命夫人們,也都能她俯首,沒一人敢與她作對的,更別提后宮之中,那幾個沒什么身份地位的嬪妃,個個也都老實得跟個鵪鶉似的,誰也不敢在她面前冒頭,更別提大聲說話了。

    但轉眼,皇上居然就將她手中的權力,將到麗美人手上,這麗美人年輕,人也生得好,所以得了個麗字的封號,可倒底出身差,人也算老實,她也就從沒將人放在心上過,不想這會兒卻是冒出頭來,頓時讓她恨得咬牙切齒,心里已是發誓,定然不會讓這麗美人好過。

    燕慎臉色也極難看,無召不得踏足后宮,這樣的懲罰對他來說,還真是不太后,別的皇子尋常無事,根本就不會進宮,時常出入宮廷的也就他一個而已,燕恒、燕恪這兩人,幾乎就沒進過后宮,進出后宮對于他來說,其實是一份殊榮,旁的皇子都沒有的殊榮。

    況且他與太后關系也極好,若是以后不進宮來了,太后怕也會淡忘他了吧,心里莫名就是一慌,他最大的依仗可是太后呢,太后要是對他有意見,他還拿什么跟人爭,頓時便心慌意亂起來。

    本還想求求情,可燕禇卻是絲毫不給他們機會,轉身就帶著人離去,顯見已是極為氣惱了。

    這可怎么好,轉頭看向小秦氏,見她卻是一臉大受打擊的模樣,一時心有不忍,出言安慰道:“母親,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禁足之事,以前不也常有的嘛,過些日子風頭過去,太后發話,這事也就不了了知了。”

    難為的還是他呢,無召不得進宮,以后但凡他想進宮來,父皇就會想起他這茬子事兒,這怕是他洗不脫的污名了,心里一時也是糾結萬分。

    “你父皇不但讓我禁足,還把掌管后宮之權交給了麗美人,這怎么行,那麗美人算個什么東西,憑她也敢跟我平起平坐不成?”小秦氏氣得一雙眼睛都紅了。

    “你是靜妃,她只是麗美人,身份是無法與你相提并論的,再則后宮之中還有太后在,誰也越不過你去的,總總人人見著你,也都得俯首見禮,母親你也別太放在心上。”對此,燕慎頗不以為然,不過是暫時掌管后宮而已,憑那卑微的出身,也不可能升上高位,完全不明白她有什么好生氣的。

    “這女人要是嘗試了權力的味道,不定就想往上爬呢,人年輕難保你父皇不會色迷心竅……”就算燕禇一向表現得并不多親近女色,可小秦氏卻是始終不放心的。

    燕慎都不知說什么好了,他父皇會是色迷心竅的人,打死他都不相信:“母親,你別想那么多,先靜待些日子吧,太后那里,你也得讓人去傳個話,兒子這就要出宮了。”

    說到此,他不由一陣垂頭喪氣,不明白好好的怎么就鬧成這樣了。

    要說最為高興的,怕是那個宮女了,被皇帝捉奸,她以為自己死定了呢,不想峰回路轉,皇上竟然將她賞給了慎王,她先前還求慎王來著呢,但人家還要跟她談條件,說什么懷上孩子才能入府,可轉眼間,她不用懷上孩子,也能跟著慎王回府了,心里自是喜不自勝。

    她心知自己地位低下,到了王府也未必有個好位置,可憑她在宮中見識過的手段,就不信斗不過王府里的那幾個女人,一個個都是大家出身的,嬌氣巴拉,又顧著各種顏面身份放不開,怎么可能會是她的對手。

    不過是片刻間,心中已是戰意昂然。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青海快三 老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 初学者模拟炒股软件 大圣配资 快乐时时彩 网球比分怎么看 青海快三 腾讯竞彩比分直播 什么是杠杆炒股 快速时时彩 股票开户 超级大乐透 新时时彩 广西快三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