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良言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王妃,二姨太太到了。”

“哎呀,是二姐到了啊!”香枝兒便站起身來,向外迎了去,接到香花兒一行,便讓人去給香朵兒送了個信,這會兒過來,時間倒是差不多。

其余姐妹幾人,也都向門外張望。

不多大一會兒,香朵兒便出現在門前,臉上帶笑:“早就知道姐妹們要來,卻不知道是今日,香枝兒也真是,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我也好一同去城門迎接才是。”

“都是自家人,何需這樣外道,便是七妹,我也說過她,不該這般勞神的。”香花兒笑著回道,神色在香朵兒身上流連,上上下下將人打量了個遍,見其氣色還不錯,臉色也紅潤,便知那些遭心事已是過去了。

雖然香朵兒和離之事,是瞞著家里的,但莊宜春就在京城,便也是瞞不了他的,他少不得也要給香花兒遞個信,畢竟這樣的大事,好在香朵兒也并不曾再與旁人提及。

以至于香草兒、香茉兒對她這此事都還不知道呢。

見到她只帶了孩子來,卻不見方修明,兩人都不由有些奇怪,按理說有朱勇壯在,方修明也該來見見才是,雖說是姐夫,但他們遠來是客,且如今身份也不同,以后同朝為官,也能相互照應不是?

見兩人神色,香花兒卻是沖她們使了個眼色,姐妹重逢這樣的日子,又何必當眾提那樣的事,沒得掃了興致,且香朵兒也都想開,也沒必要當面再提起那些過往傷心事。

沒多大一會兒,周承澤與莊宜春也到了,今兒這兩人有事,所以便是香枝兒一人去城門口接的人。

這兩人到來,與眾人見過禮之后,三個男人便去了另一處,留下姐妹幾人一塊兒說話。

香花兒拉了香朵兒的手,兩人去了一邊說話。

“你的事情,你大姐夫早前寫信與我說過了,你如今……”香花兒看著她,有嘆氣也有無奈,原本瞧著好好的人,不想卻會變成這樣,心中也不是不惱怒。

“你沒與爹娘說吧?”香朵兒擔憂道,天高地遠,要是王氏與陶六平知曉此事,還不知心中如何著急,若是傳出風聲去,旁人不定又要對他們家指指點點了,女兒家的名聲,有點風吹草動都能傳成天大的事,她倒不是那么在乎名聲,不過是擔心爹娘罷了。

“我是那么不知曉分寸的人嗎?”香花兒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大姐夫與我說了這事,我并不曾與任何人提起,旁人自是不知曉的,只是我突然聽到這信兒,心里也是著急又難過,還特意寫信讓你大姐夫多關照你一些。”

“你啊,就是想得多,可有什么好難過的,再說了,香枝兒在這里,有她這個王妃在,誰還能欺負了我去不成?”香朵兒早已是看開,提起那些事時,已是風輕云淡。

瞧著她這樣子,香花兒倒也放下心來:“你能想開,倒也是好事,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什么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可沒那個心思。”香朵兒想了想道:“你與其在我這兒浪費時間,不如多與香茉兒說說,她也沒個孩子,人也年輕,手里也不缺銀子,找個差不多的人家過日子,有個依靠倒也不錯。”

“你只說她,為何也不多想想自己,她年輕你難道就成老太婆了不成,兩個孩子也不算什么事……”香花兒勸說道。

“大姐,我才從火坑里跳出來,你且容我多松快松快。”香朵兒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好好好,我暫且不提這個,但你心中得有個數,總不能一個人這么下去,我是絕不允許的,孩子大了,總會嫁人,而你卻只孤零零一人,只想想那場景,就讓人受不了。”

“大姐,你進京來,莫不是特意來與我說教的吧?”香朵兒苦著臉,香枝兒是妹妹,這些事兒上頭倒是隨著她,并不曾多說過什么,雖然她也未必沒有這個意思,但卻并沒有與她提起,兩相倒也自在,然而香花兒卻是大姐,管她這個妹妹,卻是理所當然。

“哼,你這事不讓告訴爹娘,我自也應了,沒與他們提一個字,你這事可不就落到我頭上了嘛,我若不幫你安頓好,以后爹娘知曉了,定然也會怪罪于我,你要真不想我管你,那我也只能與爹娘說了。”香花兒輕哼一聲,語氣仍是十分溫和的說著。

香朵兒頓時張大了嘴,都不知該說什么好了,她這個大姐,向來溫溫和和的,如今做了莊家的主母,倒是會用手了,連威脅她都威脅得讓她無話可說。

這事兒要讓爹娘知曉了,還不定急成什么樣,她敢讓他們知道嗎,自是不能的。

隨即頹然道:“好吧,好吧,這事兒我會多考慮的,卻也不能急在一時,你要知道,我那些年日子過得著實遭心,也是怕了,這次總得挑個好的吧?”

香花兒便笑了起來:“那是自然,這次咱們姐妹幾個一起把關,總得為你挑個十全十美的女婿來,你自個眼瞎,咱們這么多人,總不能都眼瞎。”

嘶,香朵兒嘶嘶吸氣,她這不都應下了嗎,怎么還要轉著彎的罵她。

“大姐,你此次來了京城,就不走了吧?”香朵兒轉開話題。

“嗯,你大姐夫是有這個意思,前些日子已是買了處宅院,以后咱們都在京城,倒是可以常來常往。”香花兒抿著嘴,意味深長的看她一眼。

姐妹多年,即便是多年未見,這一眼的意思也很明白,指定以后,她這日子過得沒有從前般瀟灑了。

“常來常往自是應該的,我想著你獨自一人住著,也有些不合適,不若搬來與我同住吧,若你住在王府這邊,我倒也不說什么了。”香花兒提議道。

她一個女人家,帶著兩個孩子,雖說有護衛守著院子,可倒底容易讓人說閑話,若要再說人家,這不免就有讓人攻訐的理由,與他們同住,倒可避免一些閑言碎語。

“這,不必了吧,我自個住著也很自在啊!”香朵兒才自由了沒幾天呢,住在王府里顯得拘束,但住到香花兒眼皮子底下,也未必那么開心,她習慣了自在,可不想有人拘著。

“自在是自在,可倒底容易惹來閑話,我沒進京來也就罷了,但既然進了京來,就不能讓你獨自在外住著,你是姐姐,香枝兒也不好管你,我這個大姐的話,你可還能聽?”香花兒擺出大姐的派頭來。

香朵兒頓時苦了臉,她這話自然也沒說錯,女人家獨自住著,容易招事非,不過她那里有護衛守著,倒不怕這個,不過倒底于名聲有礙,一時頗為猶豫。

“我知道你怎么想,孩子現在還小,你名聲好不好的自個也不在乎,如今也影響不到孩子身上,但孩子總有長大的時候,到時候說婆家,少不得有人來打聽,若是根根底底都讓人打聽出來,你名聲不好,可不就連累到她們了嗎,別以為事隔多年,人家就打聽不出來,也不想想,這是在什么地界上,別說幾年的事,就是幾十年前的事,真要打聽也未必打聽不出來。”香花兒語氣嚴厲的說道。

嘶,香朵兒再次吸氣,她果然想得還是太簡單了點,姜還是老的辣,大姐也真不愧是做了莊家主母的人,看事果然看得比她清楚。

她確實不在乎自己名聲好不好,一個和離的女人,再怎么也不可能有好名聲,索性也就什么也不在乎了,但兩個孩子卻是不能如此。

“大姐你說得有道理,我回去收拾收拾,過幾日就搬去你那邊吧,不知大姐夫買下的屋子夠不夠大,可住得下咱們幾個,除了我們母女,還有幾個使喚的下人要安置。”

見她這么問,香花兒便知,她是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做什么共享赚钱 开手表加盟店赚不赚钱 河北排列7 开间包原味赚钱吗 怎么在手机卖视频赚钱是真的吗 足彩即时赔率和盘口 七星彩复式排列号 大乐透开奖直播电视台 pk10 11选5技巧 江西萍乡开什么店赚钱啊 浙江快乐彩 搞网贷中介培训赚钱么 上海快三是真的吗 足球比分版主 甘肃快32018072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