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一百零八章 長期飯票get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星爵眨了眨眼,對桌邊腰間套了個肥皂泡圈的人魚小姐姐笑了笑。

    “我先看看,你不用一直站在這兒,先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選好了會叫你的。”

    “好的,先生。”

    人魚小姐姐扭動著纖細的腰肢,甩動著瑰麗的魚尾,留下一道令人充滿遐想的背影,飄然離去。

    “嘖嘖,不愧是美人魚,一舉一動都那么漂亮。”星爵摸著有層稀薄胡茬的下巴,口中充滿贊嘆。

    “可惜長的再好看也不能當飯吃,我還是先想辦法填飽我的肚子吧。”

    低聲自言自語完,星爵抬起頭打量著餐廳內眾人,判斷其中有誰能充當冤大頭,給他當長期的飯票。

    畢竟他現在流落在異星球上,什么時候能離開那顆星球是一個未知數,所以他沒辦法弄到現金,想要吃飯就必須找到個長期飯票。

    混跡在混亂區域和社會底層的人,都有辦法確定旁人是不是肥羊,星爵彼得·奎爾,作為縱橫太空的掠奪者,自然也有著判斷一人能不能當肥羊的眼力。

    “老人先排除,看氣質都不一般……看起來很精明的那幾個家伙也排除……咦,那幾個女的長的挺漂亮的,可惜有同伴不能當作目標……喲嚯,那兄弟不錯!”

    連續pass數個目標后,彼得·奎爾的目光最后落在喝悶酒的托爾身上。

    面相憨厚不奸詐,身高體壯能抗揍,獨喝悶酒顯憂愁。

    多么好的目標啊!

    面相憨厚不奸詐代表他好騙,身高體壯能抗揍能在他拿不出錢時,不至于被老板打死,獨喝悶酒顯憂愁代表著他心中有郁悶,可以借此與他搭話,迅速拉進與他的距離。

    “就你了兄弟。”

    彼得·奎爾興奮地一拍手,端起桌上水杯喝口水,即將與人談話,要給對方留下個好印象,漱個口先。

    水一進口,彼得·奎爾雙眼一亮,眼底有一道白光一閃而逝,神力的氣息同樣轉瞬即逝,捕捉到那道神力氣息的古一與奧丁瞟了眼彼得·奎爾。

    “是伊戈的后裔。”

    “能活到這么大,真稀奇。”

    兩人看了眼稀奇后,扭回頭繼續享用美食。

    八卦雖然有趣,但美食更加重要,小籠包可要趁熱吃,剛出籠的小籠包那叫一個鮮香滾燙,當你輕輕地咬破薄薄的包子皮,湯汁的鮮,肉餡的味,兩者味道交織在一起,香甜可口,咸淡適宜,令人回味無窮。

    而滿臉驚訝拿著水杯,猛瞅著里面杯里水的彼得·奎爾,并沒注意到有兩人瞥了他一眼,他現在的心思里全是……

    水啊!你為啥這么好喝!

    冰涼的口感有如帶著一絲甜意的清流,順喉而下,那種甘甜不僅僅浮于表面,而是深入心底,令人由內而外的愉悅。

    “光是水都如此好喝,那飯菜……不得了,無法想象。”

    彼得·奎爾缺乏想象力的大腦,無法想象出那是何等的美味,于是,他的目光重新落回托爾身上。

    “兄弟,靠你了。”

    三步并作兩步,彼得·奎爾走到托爾的身邊,轉個圈,坐到托爾身邊,背部靠在桌檐上。

    “嘿,兄弟,一個人喝酒不悶嗎?”彼得·奎爾搭話道

    “有事?”

    托爾抬起頭瞄了他一眼,見不認識,便低下頭繼續喝酒,疏解心中的郁悶。

    憑啥洛基可以到處逛,生活輕松又自在,而他卻要在格斗場內接受父親的特訓,天天被打的鼻青臉腫。

    被打的鼻青臉腫托爾并不在乎,不足以讓他郁悶到喝酒發泄,令他郁悶的是父親是錘他的同時不停數落著他的不足,對他身體與心靈形成雙重打擊。

    讓幾百上千年來沒經歷沒被打擊過的托爾,頓時有點小自閉。

    “有啊,沒事我來找你干嘛。”彼得·奎爾自來熟的搭住托爾肩膀,熱情道,“看見一大帥哥獨自喝悶酒,我特來作陪啊!”

    托爾抬起頭,冷漠的雙眼盯著彼得·奎爾,“我不喜歡男人。”

    “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騷,閃了星爵的腰,托爾的話嗆的彼得·奎爾咳嗽不已,氣的他很想抬起搭在托爾肩上的手,一巴掌按著他腦袋往桌面上印一肖像。

    然而看見托爾裸露手臂上的疙瘩肉,從心的改變想法,僅是沒好氣的道,“我也不喜歡男人。”

    “我就是看你一個人喝酒無聊,問你要不要搭個伙。”

    “哦?”托爾抬起醉眼朦朧的雙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彼得·奎爾,看起來不太強壯,不像是能喝的樣子。

    “先吹一瓶讓我看看你的酒量。”

    一瓶96度的生命之水出現在彼得奎爾面前。

    嗅著那濃郁到點火即燃的酒氣,彼得·奎爾眼皮子輕輕一跳,二話不說拿起酒瓶直接對瓶吹。

    噸噸噸……

    一分鐘后,彼得·奎爾將喝干凈的酒瓶倒過來,瓶口朝下抖了抖,沒有一滴酒水滴落。

    “可以搭伙了嗎?”

    “可以。”

    有個酒量不錯的酒友陪他喝酒,托爾自然愿意,于是他遞給彼得·奎爾一打生命之水。

    “來,我們繼續喝。”

    看見手中那一打生命之水,彼得·奎爾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嚇得他連連吞咽唾沫。

    這么多喝下去,我怕是要直接進醫院。

    等等,我要是喝進醫院,能不能順勢敲這哥們一筆,讓他賠我輛飛船?

    不合實際的想法直接從彼得·奎爾開啟的腦洞中飛了出去。

    連對方的底細都不知道,怎么知道訛不訛得來飛船,還是繼續飯票行動吧。

    彼得·奎爾將手中的酒放到一邊,拍著托爾的肩膀說道,“兄弟,喝酒應該要有下酒菜,光喝酒多無聊啊!”

    “撮一口小酒,吃一口小菜,多舒服啊!你說是不是?”

    托爾認真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很對,沐老板做的菜的確很好吃。”

    “是吧,所以我們來點些下酒菜吧。”彼得·奎爾拿起放在餐桌邊緣的菜單,點了幾份葷菜,但他并沒有選擇太貴的。

    畢竟,他可不是準備賺一筆就走,而是要把他發展成長期飯票,所以不能宰的太狠。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