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一系列連鎖反應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一下,眾人是徹底的呆住了。

    是真的,這青年真的是大老板的弟弟。

    “陸少……”

    趙經理和鄭經理,兩人都傻了,雖在職場里也都有十多年的經驗了,但是這種情況還真是頭一次遇到,此時兩人結結巴巴的,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才是對的。

    只是,兩人都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不管們的事,們去忙們的吧。”陸滄擺了擺手。

    又看了看圍一圈,此時面部表情豐富的其他人,“好了,大家都散了,該工作的去工作。”

    公司大老板發話了,誰還敢不聽啊,瞬間,過道里基本上就沒人了。

    周玉幾乎是大腦一片空白,機械的回到了辦公室。

    木然的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她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光。

    搞什么,這一回自己把真正的少爺給得罪了。

    這下,自己在公司里,肯定要被穿小鞋了。

    雖然大老板陸滄,看起來好像還挺和氣的,也沒有怎么怪罪別人,但是另外那個陸少,看著就是個飛揚跋扈的紈绔子弟啊。

    也難怪家族讓他來公司里假扮員工,也許就是為了能改一改他高調的性格吧。

    只是,看這個樣子,這性格根本改不了啊。

    今天出了這個事,人家堂堂一個家族少爺,想整自己還不是跟玩一樣。

    就算不來明的,只要他在公司里一句話,暗地里,自己恐怕也會被各種針對,甚至再也沒有任何的升職機會了。

    想到這里,周玉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公司多好啊,待遇豐厚,是她職業生涯里遇到最好的公司,周玉真的很想留在這里,在這里發展下去。

    都怪自己嘴賤手賤啊,我干嘛要去管趙經理的事情?

    是啊,這本來根本不管自己的事情啊,如果當時自己不上前去,這不一點事情都沒有了嗎。

    自己為什么不和其他人一樣,站在過道里看熱鬧就行了呢。

    是了,因為陸原,因為自己心里肯定了陸原才是家族少爺,所以才敢充滿自信的出頭去幫趙經理的。

    那個廢物!

    想到陸原,周玉的心里就如同是火堆里突然潑了一桶油,猛然騰起了熊熊的火氣。

    自己竟然還一直誤認為那個廢物是公司家族里的少爺!

    現在想來,那個家伙看著就是一個吊絲,哪里有半分豪門少爺的樣子啊。

    再看看人家陸天賜少爺,天生就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霸氣,即使是在公司里做一名普通員工,也是有著別人沒有的那種氣質。

    自己真是昏了頭,才會將他認為是公司家族少爺。

    “玉姐,這盆花看擺在哪里?”

    正這時候,有人端著一盆梔子花走了過來,“剛才后勤部送了一些盆栽,要放在辦公室里,這一盆最好看,要不,就擺在陸原的桌子上?”

    說著,那人還向周玉擠了擠眼睛,“然后,我們再把陸原的桌子給移動到的桌子旁邊,玉姐,我們到時候就說這是的意思,這樣一來,陸原肯定會很感動,從而心里也肯定不在計較以前對他的那些做法的,看這個辦法是不是很好啊?”

    “好什么好!”

    周玉咬牙切齒,“那家伙的桌子不配有任何的盆栽,讓他在那個角落里呆著吧,移到我的桌子旁邊,豈不是要惡心死我了?”

    “啊?”

    那人頓時愣住了。

    這咋回事啊?

    不是說陸原是公司家族的少爺嘛,玉姐之前不還是要補償陸原的嗎,怎么這突然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彎了啊。

    “好了,那個陸原現在還缺勤是不是,們查一下他到底干什么去了,然后把這一次缺勤重新上報給考勤部門,我之前說過為陸原的缺勤負責的,告訴考勤部門,我說過的話不算數了,要他們給陸原記過……”

    周玉想起之前的事情,也是糟心的很,都怪自己當時腦子發熱,以為陸原身份尊貴,還主動替他擋槍。

    “玉姐,已經晚了,考勤部門已經給記過了……”

    “什么!”

    周玉氣得咬牙切齒,“好啊,陸原,給我等著,這些都要算在的頭上!”

    而此時,在鼎日大廈的頂層辦公室里。

    陸天賜正老老實實的低著頭,坐在陸滄面前。

    這個堂哥和陸原不同。

    雖然在陸原面前,他也很老實。但是畢竟從小跟陸原在一起玩大的,而陸滄比他們都大了幾歲,年長一些。

    而且陸滄為人又比較穩重。

    陸天賜當然就更不敢放肆了。

    “說吧,現在好了,弄得大家都知道是家族少爺了,還怎么歷練啊。”

    陸滄嘆了口氣。

    “唉,大哥,不知道,我實在受不了那家伙命令的語氣,給誰誰都受不了,說實話,當小員工,實在不是我們這種人能勝任的,我們陸家子弟,天生就是被人服侍的少爺,只有我們命令別人的份兒,別人怎么能命令我們。”陸天賜苦著臉說道。

    “誰說的,陸原不就好好的。”

    “啊,三哥也在公司里?”陸天賜一愣,“三哥在哪個部門啊?”

    “投資部門,那個周經理的手下。”

    “那個女人啊!”陸天賜笑了,“就是那個女人說要開除我的,那女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啊,三哥在她手下恐怕不太好過,我可不能讓三哥吃這女人的虧。”

    “可不要亂來,我還想讓陸原多在公司里學一點東西呢。”陸滄說著嘆了口氣,“現在就暴露了,公司里人人都知道是家族少爺,大家都怕了,也無法再當一個普通員工了。”

    “嘿嘿,放心大哥,我不會暴露三哥身份的。”

    陸天賜嘿嘿笑著,離開了辦公室。

    而此時,劉家。

    “師父,請再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把玉鐲給拿回來。”劉星對著暗處的人說道。

    “廢物!”

    那人的聲音雖然低沉,但是也帶著幾分怒意,“已經來不及了,明天我就回去,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這徒弟不要也罷!”

    “師父……”

    劉星頓時臉色就變白了了,“那我的公司……”

    “可以申請破產了。”

    說著,那人不再理會劉星,很快就離開了。

    事情都是連鎖的。

    當劉星在湘港的公司申請破產了之后,和劉星有關系的產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包括關家的公司。

    “怎么回事,怎么一夜之間,那么多人撤資,家族的公司現在面臨嚴重危機,們說怎么辦吧!”

    老太太滿面怒容,看著眾人。

    “之前突然有很多投資,不過大都看在劉少的份上,現在聽說劉少的公司破產了,很多人就開始撤資了……”

    有人看了看關秋水,說道。

    “秋水,看這該怎么辦?”老太太當然也明白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剛才對眾人大吼也不過是做做樣子,其實心里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劉星的原因。

    “秋水,如果當初沒有那么多投資,我們的家族公司,雖然不大,但是也可以正常生存,但是正因為突然投資那么多,現在又撤資,這樣一搞,我們公司可能就撐不下了。”老太太盯著關秋水,“要不,再和劉少說說,想想辦法?”

    “好的,奶奶,我會和他說的。”

    關秋水微微一笑,說道。

    看起來似乎云淡風輕,事情很好解決。

    但是,關秋水的心里,此時卻堵的難受,心事重重。

    因為只有她明白,雖然答應了奶奶,但是實際上,她根本不會和劉星說的。

    因為,說了也沒用!

    她和劉星的關系,此時已經開始破裂了。

    就在家族會議之前,她剛剛和劉星又吵了一架。

    確切的說,是劉星罵了她一頓,還差點動了手。

    對于劉星來說,他之所以娶了關秋水,主要目的還是那個玉鐲,現在因為關秋水把玉鐲賣了,到了陸原手里,搞得自己沒有討好到師父,導致師徒關系破裂,現在更是被師父拋棄,公司破產。

    他當然把一切都怪到了關秋水頭上。

    從關家出來。

    關秋水的心,煩躁不堪。

    怎么辦?

    自己是不可能和劉星說的了,因為說了也沒用!

    而現在自己又答應奶奶了,那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來挽救家族的公司了。

    可是,自己有這個力量嘛?

    答案顯而易見的。

    “女兒啊,我前幾天去做美容,正好看到陸原進了那個鼎日大廈,我當時還挺好奇的,就進去跟前臺打聽了一下,猜怎么著,那個陸原,竟然是在西南投資公司里上班。”任霞說道,“說,是不是可以找他來幫一幫我們呢。”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代码 澳洲幸运5 金猪配资 渝三峡a股吧 湖北快三 微豪配资 微信理财通1万元收益 上证指数分析周期为4月 永高股份股票 江西时时彩 股票个股行情查询 幸运赛车 添盈聚富 江西快三 足彩 杠杆炒股推荐保利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