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1106章 宣言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此言一出,云霞爹三人暗中松了口氣,還好,皇上還算有底線,沒有喪失最基本的原則。

最重要的是皇上愿意履行了他繼位時的諾言,把皇位傳給先帝的兒子。這讓他們對皇上不免要高看一眼。

皇上并不知道三人對他的印象急速好轉,只覺得喉嚨癢,開始了又一輪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咳……

帶著痰音的呼嚕呼嚕的咳嗽聲在寢殿里回響,一聲又一聲,讓整個房間的氣氛壓抑無比。

太監們忙著給皇上拍背,擦嘴,折騰了好一陣之后,皇上的咳嗽聲才停了下來。

他讓人呈了熱茶上來,賜給云霞爹他們喝,自己也要了一杯溫水喝了幾口,潤了潤喉,繼續往下講:“朕對皇兄的死也很悲痛,對死因也是很懷疑的。

朕不相信皇兄是因為那兩個西戎人單純來報仇遇害的,所以朕派人進行了暗中調查,再加上后來西戎王對朕進行威脅,朕就明白了一切。

皇兄是死在老西戎王的陰謀之下。

朕當時氣得發瘋,跳腳,發誓要殺進西戎,砍下老西戎王的頭替皇兄報仇。但是在朕下命令之前,老西戎王通過沈秋風傳了話給朕。

他說,要是朕對西戎不利,他便會想辦法殺了皇嫂,還要把朕喜歡上自己皇嫂的事情宣揚出去,那個時候,朕的皇位還沒坐穩,皇嫂又是朕放在心尖上的人,且當時皇嫂懷有身孕,被殺的話就是一尸兩命,朕能有什么辦法?朕不得不妥協。

后來,老西戎王死了,小西戎王又拿著朕的把柄不斷威脅朕,朕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們妥協。”

云霞爹三人沒有吭聲,但臉色卻沉了下來,剛才壓下去對皇上的怨又回升了一些。

說起來,要不是因為皇上,他們早就能為先帝報仇了。

皇上還在繼續往下說:“朕做的第三件錯事就是明知道皇嫂的心在皇兄身上,皇兄歸西之后,朕竟然認為自己的機會來了,認為自己有能力改變皇嫂的心意,擅做主張去向皇嫂告白。

朕對皇嫂說,若是皇嫂誕下的是麟兒,朕一定悉心教導,等他大些,便把江山社稷交與他,那時就可以與皇嫂找一個世外桃源過隱居生活了。

朕真的是這么想的,所以當時并沒有逼著皇嫂答應,留了好長的時間給皇嫂考慮。”

說到這里,皇帝瞇著眼看向了窗外,視線中,一棵樹在深冬的寒風里,光禿禿地立著,一如皇上當時得到皇嫂答復的心情。

他記得皇嫂聽完立刻對他說,她堅決不會答應,因為她心里只有先帝,不管是今生,還是來世,生生世世,她與先帝都訂下了山盟海誓,永不與君絕。

皇嫂發布這番宣言的時候,整個人都在發光,而他掉落到了黑暗的深淵中……

把視線從院中的樹上收回來,皇上不自然地笑了笑接著道:“但是朕被無情拒絕了,朕心生恨意,借著西戎王的手把皇侄從皇嫂身邊奪走了,殘忍地讓他們母子分離十余載之久。”

說到這里,皇上長長嘆了口氣,雙眼泛紅,一臉悔意,神色更加憔悴。

聽他講話的三人全都身子僵硬,屏住了呼吸,豎起了耳朵,等待他說出他們最為關心的事實。

“直到皇后的話把朕點醒,朕才知道自己所做之事有多離譜,朕對皇嫂的喜歡是建立在皇嫂的痛苦之上,建立在她失去孩子的悲傷之上,是建立在皇后被冷落的孤寂之上,建立在珩兒缺失父愛的成長之下,朕是大錯特錯了。”

皇上邊說邊垂下了頭,整個人縮成一團,看著就能感受到他此刻內心的愧疚和后悔。

從皇上的話中,云霞爹他們捕捉到了一個信息,那就是皇上只是搶走了用于替換葦杭的孩子,并未殺害他。

如果是這樣,皇上做的不可原諒之事就少了一樁。

他們對眼面前真誠悔過的皇上起了惻隱之心。

關澤斟酌了下,先出言勸了一句:“皇上圣明,知錯改正了便好。”

“啟奏皇上,臣以為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是人都有可能犯錯。”舉廉爹憨厚發聲。

云霞爹最后也表達了同樣的意思,請皇上不必過于自責。

皇上抬起頭,顯然沒有料到三個愛卿對他會如此寬容,并沒有他想象中的嫌棄和鄙視。

“愛卿們能這般體諒朕,朕心甚慰,甚慰!朕會抓緊時間改正錯誤的。”皇上的語氣里流淌著滿滿的感動。

“皇上,您能告訴臣下先帝之子現在何處嗎?”

趁著他心情好,云霞爹大著膽子追問了一句。

他是先帝最看重的臣子之一,先帝在世時把他當做兄弟一般對待,所以關心先帝之子的下落是理所當然的。

就連皇上都是這么想的,所以立馬回答了云霞爹的問題:“朕已經派人去接他了,也告知了皇嫂這件事情。皇嫂很高興,回到她的住處打理一下,等著迎接這個孩子的到來。

朕看到皇嫂激動欣喜的表情,第一次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對得起皇嫂的事。

不瞞眾愛卿,朕暗自慶幸,還好當初沒有傷害這孩子,而是想辦法把他從西戎人眼皮下換走了,送回朕母妃的家鄉交給信得過的親戚撫養長大了,否則今天想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都不可能了。”

云霞爹他們一下就反應過來,皇上說的這個孩子是蕭先生的長子。而葦杭的母后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此刻一定欣喜異常。

他們都知道,娘娘為了蕭先生的這個孩子,這些年心內的煎熬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少,反而與日俱增。

婉姑娘說,娘娘因此背上了很重的思想包袱,夜里常做噩夢,醒來獨自垂淚,一宿一宿睡不著,傷心到天明,看著都讓人心疼。

現下好了,娘娘再也不用過這種水深火熱的生活。

還有大哥大嫂,他們原本以為慘死的長子,還好好地活著,對于做父母的來說,這是多大的喜事啊!

三人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舉廉爹咧著嘴,好一會兒都忘了收回去,皇上看在眼里,也喜在心上。

他笑著打趣道:“朕很羨慕皇兄,有你們這樣忠心耿耿的追隨者,看看,你們得知皇兄之子還活著,都高興成什么樣了!”

這一刻,君臣之間的罅隙似乎被填平了不少,大家都肆無忌憚地開心,真正發自內心的開心。

皇上感覺自己的病都減輕了,直到喉中又冒出一股腥甜的味道,有血往上涌,他的心情才又低落回去。

吐在雪白手帕上刺目的鮮血讓云霞爹他們三人也收了笑容,他們斂眉低目,等著太監幫皇上擦臉擦嘴。

等皇上收拾停當,三人便輪番建議皇上權且歇一歇,休息休息,他們就在門外候著。

皇上說了這會兒話已然累了,加上身子難受,實在也支撐不下去了,便閉著眼睛搖了搖手說:“那朕就先瞇一會兒,眾愛卿也先到外間等一等。”

云霞爹他們便退了出來。

三人想出來一來是因為皇上的病,二來主要是要商量下該怎么告訴皇上葦杭的事情。

皇上以為的侄子實際并不是先帝之子,而是蕭先生的兒子,這事必須斟酌下,統一口徑告訴他才行。否則大家說來不一致,萬一引起皇上的不滿,影響到葦杭繼位可就不好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