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1101章 作死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剛才沈維玄已經幫他弄松了繩子,勉強捆住他的繩子只是裝著樣子而已,所以他沒費什么勁就解除了手腳的束縛。

水缸前的沈維白貓腰躲開了沈維玄襲來的第二刀,站直身子后猛然使出一個掃堂腿,把沈維玄掃了個趔趄。

沈維白便趁著這個空檔,把手指放到嘴里發出了一個響亮的呼哨聲,希望能喚來手下相助。

潘永言兇神惡煞地撲了上來,沈維玄獰笑著和他一起對付沈維白。

前不久還是怒目相向的兩個仇敵,此刻卻變成了沆瀣一氣的同盟。

被兩人夾攻,沈維白被迫退到了水缸處,撿起一大塊水缸的碎片權作武器。

他在心里對自己說:沈維白,你一定不能慌,越是這樣越要沉著冷靜,瞅準他們的空漏進行反擊。

潘永言做勢要撲上來,實則是虛晃一下,想等著沈維玄先與沈維白打起來,他坐收漁翁之利,不管這兄弟倆誰贏了,他只要再抓住其中一個做人質就還有翻身的機會。

如意算盤打得非常好,但他的同盟也不是省油的燈,與他的想法全然一致。

特別是見沈維白拿著水缸碎片,尖銳的角正對著他們,沈維玄哪里還敢沖上去,只喊潘永言快上。

“大少爺,您把刀給我吧,我空著手沒法對付他。”潘永言趁機提條件,他早想把刀拿到手中,那樣他才能真正掌握主動權。

“大哥,盡管你不仁,我卻不能不義,刀到了他手里,你能控制得住他嗎?”沈維白厲聲提醒沈維玄。

沈維玄本來也是不想把刀給潘永言的,可他又不愿與老六正面交鋒,老六這兩年武功進步神速,真的打起來,他不是老六的對手。

再加上時間緊,他也擔心萬一沈維白的手下過來了,那他的計劃就泡湯了。

“快啊,大少爺,時間不等人,您千萬別被他忽悠了。”潘永言催促。

沈維玄心一橫,往潘永言靠近,把手中的刀遞給了潘永言。

沒辦法,他心中的貪念再次占了上峰,寧愿賭上一把,也不愿意放棄奪得家主之位的機會。

沈維白搖了搖頭,對這個看似精明,實則愚蠢的大哥很是失望。

他拉開架勢,做好了與潘永言應戰的準備。

如愿以償拿到刀的潘永言,立刻就變了臉色。他揮著刀對沈維玄說:“你繞到后面去,我們一起迅速解決他。”

沈維玄這次沒有猶豫,他也想快些解決老六,所以立刻繞到了沈維白身后。

且說呆在那邊的沈維白手下依稀聽到了少主的聲音,但說話的內容卻聽不真切。

其中一個手下便提議過去看看,萬一少主有事也好出手相助。另一個手下卻搖了搖頭表示,少主說了會親自過來找他們,不好亂做主張過去,萬一壞了少主的大事,他們怎么擔得起責任?

他說得也有道理,于是大家便沒輕舉妄動,重新坐了下來。

但沒過多久,就聽到了尖利的呼哨聲,沈維白的手下們再也坐不住了,情況不對啊,少主沒事怎會有這種呼哨聲傳出?

他們簡單商議了一下,決定先派一個人去看看。

這群人中武功最高的那個漢子接下了任務,他帶上兵器出了院子,前往馬廄所在的院子。

為了不引起注意,他貓著腰貼著墻根摸索過去,很快到了目的地。

還沒走到院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打斗的聲音,他連忙貼著門,探頭進去看情況。

一看嚇了一跳,少主和大少爺、還有那個姓潘的,正在纏斗中。

不得了,他本想立刻跳進去,但是想了想還是撒丫子跑回去了,他先要通知兄弟們才是。

一忽兒,沈維白的手下就沖到了院門口,簡單的做了安排后,一群人殺進了院中。

沈維玄與潘永言正好把沈維白逼到死角,以為可以得手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沈維白手下給驚住了。

“少主,您沒事吧?”幾個手下直接擋在了沈維白面前。

見到援軍的沈維白頓松一口氣,對手下說:“我還好,趕緊把他們抓起來。”

“是!”手下齊聲應了,向沈維玄和潘永言圍了過去。

沈維白讓一個手下把兵器給他,他要親自上陣捉拿大哥。那個手下把兵器呈給他時,看到他袖子上的血跡,立刻咋唬起來:“少主受傷了。”

剛才潘永言刺了沈維白一刀,當時他全神貫注,集中精力對付潘永言,還不覺得痛,這下松懈下來才感到傷口的存在。

手下們便不再讓沈維白上陣,派了一個人負責替少主包扎傷口,并照顧少主。

沈維白在包扎傷口的同時,喚了個手下來,讓他出去多召集些人來,務必要把潘永言擒到。

從愣怔中回過神來,沈維玄一下就灰心了,他完了,這次老六絕對不會饒恕他。

潘永言也氣得咬牙,功虧一簣啊。

拿著刀的手一緊,不行,他得再搏一把,給自己找個后路。

瞟了沈維玄一眼,潘永言假意喊道:“大少爺,我們得殺出去,馬車就在那邊,先上馬車再說。”

沈維玄走投無路,聽了潘永言所說,覺得也只有碰下運氣了,便點了點頭,閃到了潘永言身邊。

“大哥醒醒吧,不要再受他的蠱惑。”沈維白捂著包扎好的胳膊提醒沈維玄。

沈維玄哪里聽得進勸,仗著他是沈家大少爺,對那些手下吼叫:“你們敢來殺我嗎?都給老子滾開,別攔住老子的道。”

沈維白的手下便有些猶豫了,都不敢再往前,等著少主的示下。

“上!留活口!”沈維白下了個簡短的命令。

手下們得了少主的令,自然不再害怕,迅速縮小包圍圈,與潘永言和沈維玄打斗起來。

潘永言很快如強弩之末,支撐不下去了。

等他一抬頭,見院門口又涌進了一撥人,這下他再無繼續打斗的心思了,便把刀對準了沈維玄。

沈秋風,老子要死也要拖一個墊背的,就讓你的大孫子陪老子下地府去吧。

沈維玄此刻已經放棄打斗了,對方人多,怎么打都打不贏,而院門口又來了一群,傻子也知道誰勝誰輸。

卻見銀光一閃,潘永言持刀向他沖來。

他只看見潘永言赤紅的雙眼,還有駭人的面容,竟然都忘了躲閃。

沈維白叫了一聲:“大哥快閃開。”

他的一個手下聽到少主的喊聲,把手中的兵器擲了出去,兵器與潘永言的刀撞了一下,發出一聲脆響,兵器掉落于地。

潘永言的刀雖然還在手上,經過這么一沖擊,也讓潘永言略微遲疑了那么一下,原本正對著沈維玄心窩的刀一下刺偏了,刺到了他胳膊上。

因為鐵了心要殺沈維玄,潘永言用了十足的勁,一刺、一攪、再一切,生生把沈維玄的胳膊給斬斷了。

沈維玄胳膊幾乎齊根掉地,鮮血噴涌而出,人也隨之倒了下去,昏了過去。

潘永言則被沈維白的幾個手下聯合殺死了,臨死前他還在后悔沒有殺死沈維玄,竟是雙眼爆瞪,死不瞑目……

沈維青進門時,正好看到沈維玄的胳膊被砍到地上,他忙看向自己扶著的父親,只見父親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別人。”

沈維青沒吭聲,父親說的話也是他的心聲。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