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371章 朱棣的好運氣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朱允炆特別后悔,他沒事收這么多師父干什么?一個管用的都沒有,除了能給自己招災惹禍,就沒別的本事了。

    連聲招呼都不打,就弄什么麒麟降世,你們好歹長點腦子,先告訴一聲,也不會傻傻答應朱棣,送進皇宮。

    現在好了,麒麟圖在朱元璋那里,麒麟呢,在朱棣那里,東宮這邊一點抓手也沒有,抵賴又賴不掉,瞞也瞞不住,更別想壓下去,這不是要命嗎!

    等朱棣把麒麟獻上去,老朱一怒之下,還不把他給廢了!

    本來朱允炆就怕這個,他小心翼翼,生怕讓人抓到易儲的借口,結果倒好,他的師父們主動送了個大紕漏。

    朱允炆簡直想殺了練子寧和齊泰!

    事情到了這一步,齊泰也沒什么能說的了。他跪在了朱允炆用力磕頭,咚咚作響,滿臉淚水,哭得別提多難看了。

    “殿下!臣有心匡扶殿下,報答厚恩。奈何臣無能,無用,無德,無才……所謀之事,盡數落空,臣無以報答殿下,唯有舍去一條性命。殿下勿憂,臣這就去午門面君,將事情悉數告知陛下,就算陛下想要誅殺臣的九族,臣也在所不惜……總而言之,這一次的事情,是絕不會牽連到殿下身上,臣一肩扛起!”

    齊泰瞧了瞧,還在昏迷的練子寧,咬碎牙齒,嘴里流血,面目猙獰道:“麒麟圖是我給練大人的,主意是我出的,他一無所知,欺君罔上的罪名,我擔著!總而言之,齊泰愿意舍命保住殿下,保住諸位!請大家伙放心就是!我齊泰是條漢子,絕不會牽連無辜的!”

    這家伙說完,就往外面走。

    此刻的齊泰,真是百轉揉腸。

    坦白講,他算是有主意的,可總是差了那么一點運氣,這次的麒麟降世假如不是最后一步出了差錯,至少不會給朱允炆帶來麻煩。

    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齊泰心中悲憤,他這也叫出師未捷身先死,再看看東宮的這幫人,平時都稱兄道弟,一起相約輔佐太孫,開創萬世太平。

    結果如何?

    真正到了生死關頭,一個愿意說話的人都沒有,一個能出來扛事的都沒有!

    人情薄如紙,世態冷似冰!

    啥也不說了,我齊泰愿你們封妻蔭子,公侯萬代!

    他狠狠一跺腳,就往外面走。

    屋子里的人,一個開口的都沒有,包括朱允炆在內!

    可當他出來,有一個人攔住了他。

    “慢著!”

    齊泰抬頭,愣了一下,“是你!”

    來人正是方孝孺!

    如果說東宮的師父們多為不食人間煙火之人,那么方孝孺就是那個唯一接地氣的。他臉色鐵青,格外難看。

    “齊大人,怎么回事?”老方怒吼著問道。

    齊泰強壓怒火,“有什么事情,我都一人扛著!”

    “你扛得起來嗎?”方孝孺眼珠子冒火,恨不得吞了齊泰,“我問你,是誰在東陵鬧出麒麟降世的?是誰?”

    老方此刻殺人的心都有了,他好不容易給朱允炆定下了方略,太孫殿下也聽從了他的建議,可結果呢,竟然是自己人出了差錯,橫生枝節!

    這不是要命嗎!

    “東陵是什么地方?你們也敢在那塊做文章?你們是不是和殿下有仇,想要害死殿下?”

    方孝孺連續質問,這下子可把齊泰問住了。

    他下意識道:“東陵乃是懿文太子的陵寢,懿文太子以仁恕恭簡著稱,麒麟降臨東陵,乃是情理之中!”

    “你放屁!”

    方孝孺猛地伸手,揪住齊泰的衣襟,把他拖進了房間里。然后老方沖著所有人吼道:“去,把門窗都關起來,把侍衛太監都趕走!”

    方孝孺只是白丁,雖然得到朱允炆的信任,但還沒有那么高的威望,可以號令所有人。

    朱允炆忙站起身,大聲道:“快,就按照方先生的話去做。”

    總算,一切弄好了。

    朱允炆惶恐不安地看著方孝孺,顫聲道:“先生,有麻煩?”

    方孝孺深吸口氣,“殿下,麻煩大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東陵弄什么麒麟降世啊!這是要置懿文太子于何地?”

    一句話,朱允炆轟然大驚,咽了口吐沫,“先生,能不能說的明白點?”

    老方點頭,“殿下,你是先太子的兒子,有人弄了個怪模怪樣的東西,跑到東陵,驚動懿文太子,這,這是何等的大罪?殿下,你要是牽連其中,那就是不孝!忤逆不孝啊!”

    “殿下,你好好想想,要不是懿文太子的遺澤,殿下何以能坐上儲君的位置?如今竟然有人在懿文太子的陵寢做文章?殿下,這事情有多大,還用草民多說嗎?”

    轟!

    這幾句話,不亞于炸雷響起,驚天動地!

    剛剛醒過來的練子寧,愣是被重新嚇死過去,口吐白沫。

    齊泰的鬢角也都是冷汗,嘴唇哆嗦,渾身顫抖。

    其他的人,那就更是如喪考妣,不約而同涌上了一個念頭:完了!

    一直以來,朱允炆都以仁孝自居,他能被老朱記住,也是源于朱標葬禮上,連日痛哭,感動了皇帝。

    可如今呢,在自己老爹的陵前耍花招,驚動死者,讓亡魂不安。這就什么?這就是最大的忤逆不孝!

    朱允炆最重要的人設徹底崩塌,而且他的權力來源,是朱元璋對兒子的偏愛,所謂愛屋及烏,可現在呢,朱元璋越是愛朱標,就可能越佷朱允炆!

    恨不得要廢了他!

    齊泰這家伙想拿朱標做文章,沒想到玩脫了,一下子刨了祖墳,把朱允炆的根基敗了一點不剩!

    此刻的他,已經是魂飛魄散,渾身冰涼,腦子都完全空白了。原本他想著謊報祥瑞,欺君罔上,拿他的九族抵罪,也就是了,最多太孫跟著吃點瓜落,也就夠了。

    可聽方孝孺的幾句話,讓他徹底清醒了,這玩意是大逆不道的罪名啊!

    別說他活不成,沒準連朱允炆都要被牽連進去,甚至所有人都要跟著倒霉!他是一心阻止朱棣奪嫡,結果沒想到,竟然主動將把柄遞給了朱棣。

    齊泰第一次覺得自己很蠢,蠢得無可救藥了……

    朱允炆小臉煞白,緊握著拳頭,太陽穴上青筋凸起。

    他突然撩起袍子,跪在了方孝孺的面前!

    “方先生,孤真的沒有別的心思,我,我情愿意儲君不做,只求能夠茍活性命!方先生,請指點迷津啊!”

    方孝孺急忙跪倒,眼中含淚,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殿下,你可愿意聽草民的?”

    朱允炆揉了揉眼角的淚,“方先生,除了你的話,孤誰也不聽了,先生,只有你能救我了!”

    “唉!”方孝孺深深嘆口氣,“殿下,既然如此,那你就立刻進宮,把事情原原本本,全部告訴天子。”

    “啊!都告訴皇祖父?”朱允炆嚇得嘴唇哆嗦,拼命搖頭!

    “殿下!”方孝孺悶哼道:“事到如今,還瞞得住嗎?與其讓天子把一切查清楚,來抓殿下問罪,不如主動請罪,將事情說清楚!齊泰和練子寧,他們擅自主張,不管怎么樣,都是咎由自取……不過此二人對殿下還算忠心,草民以為,殿下也應該一并扛起罪責!”

    朱允炆殺人的心都有了,讓他幫兩個人被黑鍋?怎么想的?朱允炆想要拒絕,卻發現方孝孺目光有神,抓著他胳膊的雙手,用力搖晃。

    朱允炆似有所悟,他點了點頭,“孤懂了,多謝方先生指點!”

    朱允炆起身,再三向方孝孺鞠躬,然后連衣服都沒換,快步向皇宮而去!

    ……

    再說朱棣,有心奪嫡,在京城豈能無人?

    徐增壽就是他的眼線。

    朱棣進京遇到了怪獸,昨天傍晚,東陵出了麒麟,大早晨練子寧去報祥瑞……把這些事情都聯系在一起,徐增壽瞬間知道發生了什么。

    “姐夫,姐夫!快讓我看看那個寶貝麒麟!麒麟在哪呢?”

    徐增壽大呼小叫,沖進了書房,朱棣正在閉目沉思,想著怎么對付老朱呢!被小舅子的叫嚷打斷了思緒。

    “什么麒麟?我這兒哪有?”

    徐增壽哈哈大笑,他怪叫道:“姐夫,你明明獵殺了一頭麒麟,怎么就沒有了?”

    “麒麟?”

    朱棣哭笑不得,“你管那玩意叫麒麟啊?神獸就那么不值錢啊?”朱棣是一萬個不信,只有傻子才會把脖子那么長的怪東西當成麒麟呢!

    朱老四不知道的是在歷史上,這事就是他干的……沒法子啊,得位不正,他很需要祥瑞來撐門面。

    鄭和就從海外送了“麒麟”給朱棣,誰也不知道當時永樂大帝是怎么想的,反正長頸鹿就成了麒麟,還被畫了下來!

    由此可見,很多神跡是根據“需求”才產生的,跟本身神不神沒半毛錢的關系!

    徐增壽到了后院,看到了傳說中的麒麟!

    他伏下身體,用手比劃,“乖乖,這東西光是脖子就比一個人還高哩!這,這么長的脖子,又細又長的腿,這,這哪里是麒麟啊?我看毛色倒是有些像梅花鹿,你瞧,這個角也像!”徐增壽評頭論足,又有些遺憾。

    “柳淳那小子不在京城,要是他在,一準能認出這是什么玩意!”徐增壽拍了拍手,突然笑道:“不管是什么,反正東宮欺君之罪是跑不了的!姐夫,你可真是天命在身啊!”

    朱棣微微一怔,能不能如愿以償,還要看父皇的心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