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01章 月照他方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九華的手才碰到那簪子,木盒之中便涌上一股水汽,那水汽圍繞著九華形成薄霧,匯聚成線,最終變作一條小龍。

    那小龍只有手臂粗細,是水色的,它看上去活潑極了,繞著趙熙凌飛了一圈,最終到她面前,親了她鼻尖一口。

    九華被它親的有些癢,笑出聲來。

    她著實沒想到張良會在這簪子上耗費這般心思。

    那小龍見她笑了,便一擺尾,化作一個半圓,將趙熙凌整個罩在里面。

    長風怕九華有什么意外,顯出身形,提劍站在一旁。

    那半圓上的紋路流動著,錯綜復雜,在燈光的映照下,散發出銀光來。

    那罩子漸漸收縮,長風的心幾乎提到嗓子眼了,這個罩子他是見過的,太像是那日在噬牙獄中九華碰到的水牢了。

    除了形狀不同,長風幾乎看不出它們有什么區別。

    九華卻一動不動,任由那圓罩漸漸靠近,最終鉆進衣服,附著在自己的身體上。

    “你怎么樣?”長風焦急出聲。

    “這是改良過后的陣法,你不必擔憂。”趙熙凌解釋“原本陰陽家與道家便相同,現在看來,陰陽家的那座水牢恐怕也是根據這個《共工箓》上的改的。”

    她說著,還笑了一聲。

    長風卻只覺得有股火從心里燒出來,直沖頭頂“是誰要用它困住你?”

    “困住我?”九華仿佛聽見了極其好笑的事情。

    “刃可以向內,自然也可以向外。”她將腦后一直別著的金絲玉扣環取下來,用那簪子費了好半天力氣才挽起張良當初教她的那個發飾。

    她邊梳頭邊說“這個圓罩,將本該朝內的一面對外,將防人逃脫的牢獄變成了護人不受傷害的保護罩,足以見得費了多少心思了,如何能說是想要困住我呢?”

    這長長的一句話說完,她那長及腰部的頭發也挽好了,她側頭將腦后的簪子給長風看“好看嗎?”

    長風內心的苦澀幾乎要滿溢出來,他覺得自己嘴里面像含了顆酸極了的棗,叫他只能不停的做吞咽的動作,說不出來一句話。

    長風不回話,趙熙凌以為是自己梳的不好,她嘆了口氣,抽出那簪子,一頭月白的發披散下來。

    她又摸了那簪子兩下“都怪我不會梳……明日叫侍從來吧……”

    長風見她眉眼之間的冷漠全數散去,露出尋常姑娘家的模樣,又感覺嘴里的那顆棗子長滿了尖刺,他卻不能將它吐出來,只能抿著,他只希望那尖刺戳醒他一分,好叫他莫存些什么妄想。

    他心里知道這簪子是誰送的,可卻還想問,他咽了咽口中泛濫的唾沫,艱難出聲“是……是何人所贈?”

    此時九華正去取墊在簪子下的青綢,一心撲在張良送的禮物上,沒注意到身后長風的問話。

    她展開那綢緞,只見上邊銀鉤一般的字跡寫著

    落花不知相思意,流水卻待落花情。

    此簪名為落云

    這話對于張良來說是極為露骨的話了……

    對她……對她來說也是……

    九華猛的合上那綢緞,狠狠搖了搖頭,然后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展開。

    那句話還安安靜靜呆在那里,沒因為她再次展開而變了一番模樣。

    她腦中忽然浮現張良少年時的模樣

    與自己下棋時的模樣

    偶爾她盯著張良看的時候,他臉紅的模樣

    還有……

    韓非調侃張良時候,他從不接話,悄悄紅了耳尖的模樣。

    這些她從前都下意識的忽略了,可如今一股腦兒地涌上來,她才知道,這些她從未忽略過,從來都看在眼里并且記得清清楚楚。

    九華覺得自己的心跳又變快了,她一只手摸上胸口,感受著那鼓動,怔怔出神。

    長風看不得她為別人發呆的樣子,便再次出聲,他知曉自己逾越,可他還是要問“這簪,是何人所贈?”

    九華被嚇得一下子回過神來,那張綢緞掉在踏上,她直愣愣的說“是……是張良先生所贈,怎么了?”

    長風耳邊聽著她的話,眼前是那句詩,他感到那尖刺一下子長長了,戳進他心里。

    何必要問呢?

    自討苦吃

    可話語不受控制,又從他口中吐出“那日你父王送的簪更好看些。”

    嬴政送的簪子應當是秦國最巧手的能人所制,而他本人貴為秦王,財力也自然雄厚,那簪子的質地確實天下沒有別的什么可以相比較了。

    可那怎么能一樣呢?

    趙熙凌將那綢緞有字的一面朝里,小心翼翼地疊好,將它墊在底下,才將落云簪又放進去。

    她邊收邊輕聲對長風說

    “你不懂的,這簪子和父王贈的是不同的,你是劍,你怎么會懂呢?”

    長風覺得那尖刺戳穿了心臟,疼的他幾乎要彎下腰來,可他忍住了,說“與我看來,沒什么不同。”

    “先生送的,即使是根木頭,我也覺得好看。”九華的聲音揚起來,里面帶著一股子甜味。

    長風看著她繞過屏風,往放在內間的浴桶之中住滿了水,內間中傳來衣料抹摩擦的聲音。

    長風狠狠閉上眼睛,他雖然化作人形,但是她從未將自己當作一個人來看,更不要說是個男性。

    若是在場的換做任何一人,她都不會就這樣沐浴。

    不懂的,從來都不是他,而是這個屏風內的姑娘!

    屏風內傳來些水聲,長風心緒難平,提劍便出門,想到方才那句詩,他毫無章法地舞出一劍,長劍脫手而出,釘在遠處一顆楊樹上。

    “——長風”

    他腦子里出現九華的呼喚聲,長風一揮手,釘在遠處的本體便又出現在他手中,下一刻,他便連人帶劍出現在九華面前,哪想到那姑娘只穿一件中衣,分毫沒有避嫌的意思。

    長風忙背過身,不去看她。

    他心緒未平,卻又聽她說“明日穿什么配簪子好呢?綺云望仙裙如何?”

    “都好”長風垂著眼,只覺得屋子里水汽太重,重的都聚在了他眼睛里。

    綺云望仙裙是趙熙凌難得愛惜的裙子,自從她做了那一件,長風從沒有見她穿過。

    往常的衣衫,她通常是穿破了便丟給回收布匹的貨商,從不會愛惜。

    “那便是綺云望仙裙了。”九華將那裙子取出來放在枕邊,接著盤腿坐于榻上,開始了一天的修煉。

    長風聽不見身后的聲音,徑自走到劍架前,將本體放在上面,然后回到了劍鞘中。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