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529章:閻王傳承(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徐陽逸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仿佛在說:你繼續,請繼續表演。

    “我這不是看著氣氛太沉悶了嘛……寓教于樂才是最好的教授方式……”秦夜心虛地開口。這人怎么回事,底線怎么這么低!咱們兩任閻王的對話,沒必要這么死氣沉沉吧?我特么都拼命活躍氣氛了,你還在下死力恐嚇人家……

    徐陽逸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口,再次開了口,不過,這一次手沒離開劍。

    “這個信,說的是相信。”他忽然跳過了話題:“為什么古時候會誕生神話,那是因為有太多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神話和信仰是不分家的,而信仰,則是一個陰司的立國之本!最簡單的例子,古往今來無數地府消散。有些是被攻打,于神國之戰中落敗。冥神身死道消。而更多的……是死于時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誕生這位死神的族群不再相信他,不再歌頌有關他的神話。那么……這位死神,這片地府,隕落不過時間問題。所以,越往古的地府越強大。”

    “秦閻王,你好好想想現在的情況。你以為還有大把時間?不……是迫在眉睫,危若累卵!這也是我不惜代價讓你明白閻王職能到底是什么的原因。你沒有按捺住陰氣,讓自己的名字具現化陽間,是你的危機,但也是你的機會!”

    “重塑閻王信仰!將自己的名字刻入神話的機會!這,也是你唯一能超過我和伯邑考的地方!先天的優勢!”

    秦夜的神色已經完全鄭重了起來——雖然這不代表他不會間歇性抽風。

    他想起了之前徐陽逸說過的……鑄造神話!

    隱隱有種預感,這已經接近了對方話題的核心。

    徐陽逸的聲音非常沉穩,但也帶著一種壓抑的興奮。肉眼可見,虛空的畫面都在輕輕震蕩。他繼續說道:“而一個地府,你仔細回想一下,任何陰靈,職務,職能,全都是源自傳說!這也是陽間才是天地兩界核心的原因。沒有傳說,沒有人聲口相頌,就不會有天界地界。而人們不再傳頌,天地兩界也會飛快沒落。”

    秦夜愣了愣,隨后收斂二皮臉沉吟起來。

    如果確實如同徐某人所說,那么,現在華國地府處在一個非常危急的時刻。

    破四舊的影響殘留至今,大革命的云團還未消散,華國于廢墟中崛起,徹底拋棄過,轉為完全相信科學。可惜……拋棄得太徹底了。

    信仰和迷信有些混雜了起來,現在的華國人,幾個還有真正的信仰?大部分是淺信徒吧?就是屬于,遇到需要祈禱的時候了,雙手一合“如來佛祖玉皇大帝保佑”的那種……

    早已無人傳頌古老的故事。

    若不是書本還在記錄,若不是數千年的封建社會,讓這些已經深入骨血,對小孩子的啟蒙,小學的教育還在使用,恐怕……現在能說得清道佛不同的都沒幾個。

    “你想到了?”徐陽逸輕輕彈著茶杯,緩緩道:“華國的封建社會時期太長了,再加上近代劇變,出現了很微妙的文化傳承脫鉤,其中就包括神話。我在地府崩潰的時候就看到了一些畫面,如果地府不崩潰,繼續這么走下去,五百年后,華國……可能會跌出‘四常’之列。”

    秦夜長長舒了口氣。

    “也未必吧?”他斟酌著開口:“現在的華國人,一旦遇到老病死,吃藥看醫生是肯定的,但也絕對會去道觀寺廟祈禱。”

    徐陽逸搖了搖頭:“太少了。”

    “不得不承認,西方這一點做得比我們好。我們處于文化斷層的同時,他們的宗教發展得很好,我能感覺到……塔納托斯已經隱隱有要突破的跡象……”

    他鄭重地看著秦夜,沉聲道:“要重塑信仰,我們都做不到,因為我們的地府已經定型了。而只有你才能做到!”

    “這是莫大的功績,只要成功……你甚至有直升閻羅王的可能!”

    “而成功之后,信眾多了,地府會更加欣欣向榮。你記住,蓬丘并非地府,真正的地府在寶安!你沒發覺它很久沒有擴張過了嗎?就是因為……信眾不足導致的陰氣不純!”

    秦夜皺眉:“這有什么區別?整個地府都在我手下,蓬丘和寶安不一樣?”

    徐陽逸搖了搖頭,一字一句說:“這就是我教給你的閻王傳承第一條。”

    “第一個地府城池,是……陰司的胚胎。”

    “什么意思?”

    徐陽逸斟酌著開口:“你知不知道……原本在伯邑考執政時代,只有兩樣神器。判官筆和生死簿。”

    “而在我執政的時代,打造出了閻羅印。成為至高神器,鎮壓整個地府。”

    秦夜微微頷首,緊接著目光一亮:“你是說……它們……是用一座城市凝練而成?!”

    徐陽逸深深點頭。

    “具體來說,還有一些別的東西。但是相信我,我的修為,能看到一些你們看不到的東西。在寶安地府,匯聚了太多‘先天’級別的東西。不過現在你不用考慮,等以后……我感覺到你達到閻王官職,我會再回來一次。”

    “……可以不回來嗎?”秦夜看了看長劍,從心地開口。

    沉默。

    第二次沉默。

    人生最怕那種。

    半秒后,他就反應了過來,輕咳一聲笑道:“那什么……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徐陽逸冷冷收回目光,繼續說道:“第二條,也是最重要的,你要趕上其他地府,有震懾的力量,必須重現誅仙。否則……一百五十年后,你絕非其他地府對手。”

    秦夜深深點了點頭。

    和陽間的規則一樣,除了核武,我并不想和你說話。

    “而核武需要的陰符,則是通過陰氣質量的高低產生。而陰氣質量的高低……則和信仰息息相關。”徐陽逸終于說出了最重要的話:“信仰,則是神話的延續。”

    “要趕上別的地府,你只有一條路,就是……自己鑄就信仰,打造神話!”

    “這,也是閻王最重要的職能,甚至說……是唯一獨特的職能!”

    秦夜若有所思地沉吟起來,每一個字都清楚地記在心中,絕不會出現當初陰陽互通論的差錯。

    虧,吃一次就夠了。

    “閻王的職能……”徐陽逸沒有催他,而是等他消化,許久,秦夜才抬起頭來說道:“那么,其他府君,判官,是否也有職能?”

    “有。”徐陽逸肯定地點了點頭:“判官沒有,從府君高階陰差開始具備職能。你可以將職能理解為天地的規則,比如海水,它的職能就是孕育生命,比如大樹,它的職能就是綠化環境等等。”

    秦夜沒有問府君的職能是什么,如果必須要說,對方肯定會說,如果沒說,說明地府流傳下來的文字上有記載。

    沉思了十幾分鐘后,他才開口道:“怎么鑄造信仰?締造神跡?”

    徐陽逸滿意地點了點頭,終于松開了握劍的手。沉聲道:“信仰是神跡的延續。你只需要做好鑄造神跡,自然會有信仰。人,永遠對未知抱著敬畏。這種敬畏,就是信仰誕生的溫床。”

    他隨手一揮,虛空中出現了無數的神話故事。他信手指著,隨口道:“信仰,最重要的,就是讓人相信。和……真正的神跡!”

    “我們先說第一個問題,相信的前提……你覺得,什么樣的做法才是最好的?”

    秦夜也看著那些神話,太多了,什么女媧補天,封神榜,白蛇傳……他仿佛有種明悟,抬眉道:“人前顯圣?”

    “沒錯!”徐陽逸手一停,所有文字都停住了:“現在的時代,現在的人,沒有親眼看到,是絕不會相信的!和古代不同,道聽途說沒人會信,只有人前顯圣,才是‘信’的關鍵!”

    秦夜恍然大悟地輕輕拍了拍桌子。

    難怪……

    難怪自己在判官之后,會聽到信徒訴求!

    原來,那時候自己的名字已經開始具現到陽間,天道都在提醒他,閻羅的職能!

    “現在的時代,閻王的名字首次出現,你如果能利用好這一點,人們會自覺地相信你!這就是活生生的神話!”

    “但是……這并不是全部。甚至說,只是締造信仰的一小部分。”話鋒一轉,他看向那些文字:“畢竟……你只是一個人。”

    “你能回應的祈求不多。只能挑最有代表性的,祈求者地位最高,最容易被傳頌的,影響最大的事件。所以……最關鍵的是第二點,真正的神跡。”

    他回過頭來,展顏一笑:“你覺得,所有的神話,都有一些什么共性?”

    秦夜再次決定省略思考過程,這種我問你答的方式他深惡痛絕。

    徐陽逸笑了笑:“兩方。”

    “所有的神話,99都有兩方,兩個陣營。”

    “一方,是神話的主體,一方,是與之對應。比如后羿射日,一方是掙扎的人類,一方是放肆的太陽,而我們締造神話,首先,就要把自己擺在主體的位置上。”

    秦夜皺了皺眉,他沒弄懂對方到底要說什么。

    徐陽逸的笑容帶著無比的深邃:“那么,一方有了,是不是還需要另一方呢?”

    “比如……高階厲鬼肆虐城市,閻王陰兵出馬踏平厲鬼,你覺得……這個劇本如何?”

    秦夜挑了挑眉頭,下一秒,瞳孔陡然收縮!

    他明白了……

    他明白對方要說什么了!

    這是要……人為制造靈異!而且是大規模靈異!最后……由秦閻王解決!

    這,就是神話的鑄造真正手段!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