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283章 紅水河畔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眾人舒了口氣,都以為沙洲衛從關西落荒逃入關內,實力必然大損,故而不敢造次,看來這回是打算隱忍不發,吃個啞巴虧了。

    眼看即將入夜,王善武的哨騎飛馬來報,說是前方有大河阻路,今晚得在河邊過夜,來日清晨,待他們探明河水深淺,再行渡河。

    安營扎寨已畢,周秦川等人來到河邊,但見河道甚寬,水流倒是不算湍急。

    河邊一帶的水經過目測,最深處堪堪淹到人的膝蓋,只不知河中深淺如何,不過看那水流速度,再深也深不到哪兒去,想來渡河不難,無需搭橋做舟,只需探出一條水淺之路,即可涉水而行。

    河水呈赤色,當地人稱之為紅水河,發祥自祁連山,周秦川估計,山上當有紅土,方才造就這般奇特的景象。

    只可惜沒工夫上山一觀,看一看紅土景象,以慰思鄉之情,滇貴一帶被稱作紅土高原,周秦川打小就見慣了的,這么久見不到,還有些想念了。

    翌日清晨,天色才發亮,瓦剌衛全軍生火造飯,吃過朝食,正準備收拾營帳,待前鋒探好河道渡河,卻見河對岸黑壓壓一片,不知何時,已然有大隊人馬嚴陣以待,正虎視眈眈地盯著河這邊的瓦剌衛人馬。

    這只人馬身上穿的不是明軍的鴛鴦戰襖,大部分人以皮甲為主,與瓦剌衛的裝備幾無分別,只在隊伍的正中,有部分精銳全身著甲。

    王越見狀,微微苦笑,對秦博說道:

    “順寧王,河對岸恐怕就是沙洲衛的人馬了,對方熟悉地形,看來是打算在此給咱們來個半渡而擊啊。”

    “咬人的狗不叫。”王善武低聲嘟噥了一句。

    本以為沙洲衛慫了,沒想到人家不聲不響地選好了地方,就等著自己等人入觳了。

    昨夜之所以沒有探查到對岸情況,看來是沙洲衛有意沒有現身,直到確認瓦剌衛抵達紅水河,方才直逼岸邊。

    眼下別說他尚未遣人探查河道,對紅水河的情況根本不熟,就是已然探查過河道,知道從哪兒渡河,也不能貿然行事,對方以逸待勞,靜待時機擇人而噬,一個不好,瓦剌衛就要大敗虧輸。

    “我等都小瞧了沙洲衛啊。”

    周秦川仗著眼力好,細細將對岸情況看過一遍后,發出如此喟嘆。

    “賢弟此話何意?”秦博問道。

    “秦兄你且仔細看看對方正中那隊精銳。”周秦川提醒道。

    恰好此時朝陽初升,陽光從空中灑下,對岸那一小隊人馬被照得閃閃發亮。

    眾人聽了周秦川的話,瞇著眼睛透過刺目光亮,方才看清他們剛才并未在意的這隊精銳的真面目。

    雖然隔得遠,但此時足夠光亮,看得到對方不但身上有胸甲、鏈甲,頭盔也與眾不同,尖頂盔下連綴著一圈環甲,遮蓋住了整個面部和頸部,只露出眼睛,與周秦川印象中的歐洲騎士相類。

    只有手中持著的彎刀與塞北蒙人相近,不過看上去顯然也更具份量。

    身下戰馬亦有鐵甲護身,僅露出四條細細的馬腿,全身裝扮兼具亞、歐特色。

    可以這么說,這就是一隊武裝到了牙齒的重裝騎兵。

    “咝……”

    待看清楚了對方陣中精銳的真面目之后,眾人大都齊齊吸了口冷氣。

    “關西七衛都這么強嗎?”王越喃喃問道。

    “好在對方這種騎兵數量不多,最多不超千人,要不然……”

    周秦川語氣凝重,他是初次得見重騎兵,那種撲面而來的森冷感和壓迫感,讓他極不舒服。

    關西地處西域,靠近西亞東歐,看來還是受了影響,這一小隊重裝騎兵,看起來就是西亞和歐洲重騎的混合產物。

    只有王善武和秦博臉色還算輕松。

    “諸位不必驚慌。”王善武開口安撫大伙兒,“這種重騎用來沖陣決戰極具威力,不過我等只要不與其硬碰硬,威力就要大打折扣,穿了那么多的鎧甲,馬能跑得多快。”

    “善武兄說的不錯。”秦博也說道,“家父和二弟都曾西征過,聽他們說,西域富庶一點的汗國部落,的確會裝備這種重甲騎兵,沖鋒陷陣,無往不利。

    不過要對付也簡單,只需施展我蒙人一脈相傳的曼古歹戰法,放風箏似的吊著他們,不斷施以冷箭,待其馬力體力雙雙不濟,是殺是剮就任由我們處置了。”

    王越聽完,點頭贊同,“不錯,如此應敵,確為上佳之策。”

    “可眼下對方占據有利地勢,只需以不變應萬變即可,我等要橫渡紅水,若不正面強攻,豈能如愿?”

    周秦川幽幽說道。

    眾人聽了,全都無言以對,對方穩守要害,不動如山,曼古歹戰法哪有用武之地。

    ......

    而紅水河對岸,喃格、鎖南奔兩兄弟也被瓦剌衛龐大的人馬數量給嚇了一跳。

    “這怕不得有兩萬人馬了!”

    鎖南奔手搭涼棚,有些失色,這等規模和精銳程度,與傳言所說的區區數千人馬相去甚遠。

    他們沙洲衛在關西連連折戟,能活著來到肅南安身的不過七千人上下,真正可戰之兵,不過兩千人而已。

    雖有重甲騎兵坐鎮,但對方人多,若是不計傷亡地以蟻附之法強渡紅水,他們最終也是抵敵不住的。

    且這八百重甲乃是沙洲衛壓箱底的寶貝,是好不容易從關西五衛的圍攻中保存下來的家底,若再有損失,沙洲衛可就連安身立命的本錢都沒有了。

    “看來有人居心不良,想要挑起我兩衛的爭斗,是以故意貶低瓦剌衛的實力,讓我等輕視。”

    喃格搖頭嘆道,“只是如今箭已在弦,咱們雙方都有點不好收場了。”

    鎖南奔深悔自己之前的孟浪和漫不經心,卻又無計可施,只能任由兄長處置。

    “來人,安排幾騎出馬,趟到河中一帶,且看對方如何反應。”喃格吩咐道:

    “瓦剌衛若也有人到河中匯合,就告訴他們,既然殺了我們的人,就得付出點代價,嗯……讓他們拿糧食、青鹽和茶磚各一千斤來賠償好了。

    若是對方無動于衷,那就在紅水河中呆上一陣,再回轉本陣即可。”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