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十六章 被知道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幾乎是瞬間,“倒吊人”阿爾杰就發現“愚者”先生與以往不太一樣。

    過去的“愚者”先生雖然高遠與深沉兼備,讓人無法揣測,有種居高臨下俯視一切的感覺,但僅限于此,不像現在,哪怕祂什么都沒做,也似乎與整片空間融為了一體,且鮮明地位居最上,直觀地表現為這里的主宰。

    目光一掃,阿爾杰看見了第三張“褻瀆之牌”,對自己的猜測愈發篤定:

    果然,“愚者”先生與“空想天使”亞當合作,謀劃了因斯贊格威爾的事情,祂們一位得到“0—0”,距離神位更進一步,一位攫取了包括“褻瀆之牌”在內的眾多好處,恢復了大部分力量!

    時代因此而改變!這一刻,“倒吊人”阿爾杰對“愚者”先生剛才說的那句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塔羅會其余成員毫無疑問都注意到了他的轉頭,發現他將目光投向了“愚者”先生。

    短暫的愕然之后,他們或快或慢地都產生了一定的明悟:

    “空想天使”亞當對因斯贊格威爾的謀劃,“愚者”先生從一開始就知曉,并派出眷者合作,甚至直接提供了一定的幫助!

    如果不是這樣,涉及天使之王和“0”級封印物的事件,怎么可能讓一位剛晉升的半神參與?

    如果不是這樣,“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即使因為種種巧合卷入,也無法了解得這么清楚!

    “褻瀆之牌”的獲得、“世界”先生的晉升與因斯贊格威爾的死亡、“空想天使”亞當的目的達成,在這一周之內同時發生……這說明它們彼此間的聯系密不可分……我之前的直覺是對的,收獲新“褻瀆之牌”和“世界”先生心理狀態出現異常是一件事情的不同結果……“正義”奧黛麗幅度很小地點了下頭,驗證了自己的猜測。

    “星星”倫納德則愈發覺得因斯贊格威爾之事比自己想象得更加復雜,認為除了“天使之王”亞當,當時應該還有別的同層次大人物出現,否則那阿蒙的兄弟,遠古太陽神的孩子,沒必要尋求“愚者”先生的幫助,畢竟“0—0”再強再恐怖,也沒法和老頭帕列斯索羅亞斯德描述中的“瀆神者”相比,而亞當和阿蒙應該差距不大。

    “那個被克萊恩弄去冥界的惡靈看來也不簡單,絕非‘獵人’途徑這樣一個形容可以描述……嗯,克萊恩參與因斯贊格威爾之事也不只是為了復仇啊,還有‘愚者’先生的命令……”倫納德嘆息之中,并沒有因此產生不好的情緒,反倒暗自松了口氣。

    在他看來,這是很正常的情況,“愚者”先生同意召集這么一個聚會,建立相應的組織,并以神靈之尊親自主持,絕不可能是單純想讓這里變得熱鬧一點,或純粹基于善良,祂必然有著自己的目的和需求,希望通過克萊恩這樣的眷者和自己這樣的成員來完成。

    所以,向因斯贊格威爾復仇和接受“愚者”先生的任務并不矛盾,后者不會降低前者的成色。

    至于為什么松氣,是因為倫納德認為“愚者”先生明確展現出了祂的目的比一切都混沌未知要好,不用滿含恐懼地去猜測,去等待。

    ——他最初對帕列斯索羅亞斯德抱有強烈的警惕心,正是由于難以確定對方真正的目的。

    此時,“愚者”克萊恩并沒有說話,對眾位成員心里的猜測和判斷既未肯定,也未否定。他操縱“世界”格爾曼斯帕羅,讓他繼續說道:

    “亞當很可能建立了一個非常隱秘的組織,在暗中引導時代的發展。

    “許多你們想象不到的大人物都是這個組織的成員,他們謀劃了一起又一起事情。

    “還有,離開這里后,不要說出或寫下亞當的名字,包括祂的稱號,也盡量不要多想相關的事情,因為祂在這方面具備‘凡有言,必被知’的特性,你們對祂了解得越多,祂越有可能知道你們,這點和‘0—0’相似。”

    聽完“世界”先生的描述,“正義”奧黛麗一下就記起了曾經從“愚者”先生那里知道的神秘組織:

    黃昏隱士會!

    這讓她很快就有了相應的猜測:

    天使之王亞當是“黃昏隱士會”的首領!

    “空想天使”屬于“觀眾”途徑,“0—0”應該也是,所以,“凡有言,必被知”是這條途徑高層次的非凡能力,“被人了解得越多,越有可能知道對方”也是!

    真是厲害啊……但這樣會不會太吵了……奧黛麗一時又羨慕向往,又擔憂疑惑。

    “凡有言,必被知”……原來刺殺尼根公爵,站在齊林格斯背后的那個組織是天使之王亞當建立的……“倒吊人”阿爾杰先是有所恍然,旋即表情微微一沉。

    他開始懷疑之前探索的那個原始島嶼與這個隱秘組織有關,因為齊林格斯曾經深入過,發現了不少東西,而且島嶼最后的消失很像“太陽”描述過的“空想之龍”能力。

    兩者結合,由不得阿爾杰不產生這樣的猜測,并進一步覺得,“愚者”先生和“空想天使”亞當的合作是從自己和格爾曼斯帕羅進入那座原始島嶼開始!

    他越想越認為這就是事實,因為島嶼遺跡內那位存在被“驚醒”之后,只是發出一聲嘆息,未阻止他和格爾曼斯帕羅逃離。

    原來是這樣……大人物們的布局真是隱秘啊,我當時完全沒有察覺……神靈們的游戲真復雜,或許只有序列1,甚至天使之王,才有資格參與……“倒吊人”阿爾杰一陣感嘆,莫名有了少許渴望。

    “魔術師”佛爾思已經忘記當初“愚者”先生提過的那個神秘組織,直到“凡有言,必被知”這句話入耳,才醒悟過來這與尼根公爵遇刺案有關。

    不過,她在意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另外一點:

    她之前將塔羅會的某些情況和大部分常識告知休時,有提到亞當這個名字!

    亞當也具備“凡有言,必被知”的特性?這……我和休已經被祂知道了?佛爾思一陣驚恐,忍不住側頭,將目光投向了隔著一個人的“審判”休。

    當初她知道亞當為造物主之子是從“隱者”女士那里,而對方從未強調過不要在外界提這位天使之王的名字!

    “我,我在現實世界提過,提過亞當。”“魔術師”佛爾思主動開口,略顯結巴。休的精神也高度緊繃了起來,仿佛被一條毒蛇爬進了衣服,在背部往上游走。

    “隱者”嘉德麗雅“嗯”了一聲:

    “不用擔心,知道亞當和阿蒙的人,在現實里雖然不多,但也不會太少,我曾經在很多場合都提到過祂的名字。只要你前后說的話語,不涉及隱秘,我認為祂最多只是注視你一下,就會將目光移開。”

    說這些話的時候,她較為篤定,因為在被知識追逐的摩斯苦修會,亞當的存在不算秘密,時常有人提及。

    此刻,她滿腦子都在想另一件事情——羅塞爾大帝加入的那個隱秘古老組織,會不會就是天使之王亞當創建的這個?

    “魔術師”佛爾思連忙回憶,頗為忐忑地說道:

    “前后有涉及神棄之地,巨人王庭,阿蒙,天使之王等知識,這有問題嗎?”

    她現在最慶幸的一點是,當時沒提“塔羅會”這個稱呼,也未描述其余成員,頂多講了一句,最陰沉的那個是格爾曼斯帕羅。

    “隱者”嘉德麗雅想了想道:

    “以你的序列,談論這種層次的知識,確實很奇怪,不過,亞當只要深入探究,就會發現你與亞伯拉罕家族有關,掌握這些很正常。

    “你需要注意的是,以后涉及亞伯拉罕家族的大事時,得防備亞當。”

    我怎么防備得住……佛爾思擠出無奈的笑容,瞄了青銅長桌最上首一眼,然后回看“隱者”道:

    “感謝你的分析。”

    因為“愚者”先生沒說什么,所以她決定相信“隱者”女士的話語。

    這個時候,“愚者”克萊恩卻在心里無聲嘆息。

    “隱者”嘉德麗雅在塔羅會上提及亞當那會,他還不知道亞當的名字不能說出口,也不清楚對方與黃昏隱士會有關,直至進入,才從苦修士斯諾曼那里掌握亞當是“空想天使”這一點,有所猜測。

    等到從羅塞爾大帝的日記里看見“門”先生的提醒,他才初步確認,可之后始終沒有機會提醒眾位成員,另外,蒸汽教會大主教隨意提及亞當這個名字的表現讓他相信,現實世界知曉亞當的不少,沒必要那么避諱,而且,亞當未必是全名,所以,他在聚會里沒急于將話題導向這方面,而是等待契機。

    “凡有言,必被知”?亞當創建的那個組織很厲害啊……這就是我們塔羅會瞄準的階段性目標?“月亮”埃姆林則一邊感慨,一邊對塔羅會有了更清晰的認知。

    他之前一直在找塔羅會的定位,發現這既不像正神教會,也和其余隱秘組織不同,除了救世者聯盟這點,還有太多的特殊,讓人看不太清楚。

    而今天,他終于確定,塔羅會初期的發展可以對標亞當那個組織!

    知曉“0—0”特點的“星星”倫納德對亞當也有類似的特點并不意外,更在意的是那個有眾多大人物參與的組織,以及“隱者”女士提及的亞伯拉罕家族。

    他曾經聽帕列斯索羅亞斯德講過:

    這個家族在第四紀的地位極高!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