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1586章 紀寧立誓!直到我死!(四千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轟隆隆!

    混沌傾覆,時空坍塌,無盡的陰影擴散十方,極盡升華之后歸于無盡的沉寂之中。

    葉凡白衣染血,任由胸口一柄陰影之劍穿胸而過,踏步一拳擊穿了陰影之主的本源大道!

    嘩啦啦~

    混元之血宛如道道天河流淌而下,漆黑與金色交織,于無盡昏暗的混沌海之中迸發出無窮生機。

    似有萬千大界,兆億宇宙在兩尊混元流淌而下的鮮血之中孕育而生。

    一尊混元,其本質堪比無限界,一旦隕落,一切力量復歸混沌,自然有無窮大界為之開辟。

    滴答~

    葉凡捂住胸口,點滴鮮血自其掌間溢出,滾落混沌海中,破開鴻蒙演化玄黃。

    大羅不朽,混元不滅,道存則人無傷,人傷則是道傷。

    他與陰影之主交鋒良久,最終還是以身為誘餌,與其交換一擊,陰影之主固然隕落,他也道傷嚴重無比。

    肉眼不可見之地,他的身軀,元神,大道,本源之上,已然密布起無數道宛如蛛網一般的陰影道痕。

    這種傷勢,遠遠比肉身外顯的傷勢嚴重千萬倍。

    短時間再無戰斗之力。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修行越到最后便越難殺死。

    大羅者,已然近乎不磨,混元更是奇跡中的奇跡,想要鎮殺一尊混元,還要速戰速決,即便是他,也不可能不付出什么代價。

    “咳咳!果然,任何一尊混元都不可小覷.......”

    葉凡輕咳一聲,于玄黃氣流繚繞之間跌迦而坐,抑制自身道傷的擴散。

    陰影大道處于光暗之間,更貼近黑暗大道,陰影之主雖然比不上曾經交手過的拳道主岳平生,但是也不是泛泛之輩。

    至少此時的葉凡,無法短時間驅逐體內的陰影道痕。

    不過至少斬殺了這尊陰影之主,便不用擔憂他對其他大帝仙王出手了。

    葉凡緩緩閉目間,心念一動,自萬界通識符之中聯系青帝,姬寰宇,斗戰圣皇等人,發布總攻的指令:

    “諸位道友,時候到了.......”

    “哈哈哈!本大爺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某處大界之中,正自修復宇宙的九黎大帝豁然起身,猛然間抖動九黎旗,打開一方幽深大界:

    “諸位道友,出來吧!”

    轟!

    轟!

    隨著大旗招展間,無數道人影魚貫而入,分散在宇宙各處。

    赫然是完美之界中,諸多至尊之上,準仙帝之下的修行者。

    “我等參見九黎大帝!”

    宇宙震動,數百上千萬的修行者齊齊躬身,行禮。

    “諸位道友,且跟在我的身后,務必不可讓宇宙坍塌,生靈俱滅!”

    九黎吩咐一聲,扛旗破界而去。

    比起修復破損的大界,九黎更喜歡與敵廝殺。

    “我等遵命。”

    無數修行者齊齊應下,人流開始分散開來。

    有萬界通識符之助,他們遁虛破界之速還要超越大羅之數,而以仙王手段,雖然不足以背負一方多元宇宙,但彼此聯手修補破損之處,自然是可以的。

    如今的完美之界,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天材地寶。

    不止是九黎大帝,辰戰,辰南,風云無忌,斗戰圣皇,青帝,蕭晨等人,也全都打開了通往完美之界的門戶。

    將一切善后之事交給了完美之界這五十六億年積累下來的無數仙王境界的修行者。

    五十六億年,在諸多大能坐鎮傳道,無量量資源的灌輸之下,歲月長河,至尊試練塔的磨礪之下。

    完美之界晉升大羅的雖然寥寥無幾,但是大羅之下的強者,何止是如山如海?

    沒多久,完美之界的諸多修行者便充斥了無數大千宇宙,承擔起一眾仙帝,準仙帝的后方。

    而無需在意后方之事,又有因果道人挪移時空,無視一切距離,而諸天穿梭者之中的強者又齊齊不知所蹤之下。

    此戰的速度攀升何止十倍,百倍?

    隨著歲月的流逝,那一道道的意志之間那無垠混沌海之中,一道道白光繚繞的大界被赤金光芒所取代。

    那點點滴滴赤金光芒亮起,兩兩相對,三五成行,糾纏交織,彼此勾勒。

    漸漸的勾勒出一尊赤金色偉岸神人。

    而白光,便在這個過程之中,漸漸黯淡,如白日將近的星海,群星接連消失。

    ........

    無垠混沌海深處,兩尊無敵存在大打出手,時而回溯過去,時而登陸未來,時而霸凌現在。

    一道道劍氣橫跨兆億時空,威臨無窮恒沙大宇宙。

    處于兩人交戰之下的無數宇宙之中的生靈全都陷入絕對的恐懼之中,縱使那兩尊無上存在交手的余波并未真正毀滅任何一方世界。

    但縱使如此,也沒有任何生靈不為之恐懼。

    因為,那是極致的殺戮本源的擴散,那一道道閃爍的劍光,足以將任何一方多元宇宙自其誕生到終結之間,無量量有情無情眾生,徹底抹去!

    轟隆!

    或是千萬億年,或是彈指之間,無邊沸騰的混沌海之中,陡然間為之開裂,一道蘊含極致毀滅的劍光徑直劃開無盡混沌海,消失在無窮遙遠之處。

    呼呼呼~~~

    良久之后,劍光收斂,層層時空剝離開來,兩尊強橫的人影才緩緩現身而出。

    “玉景道友,你這一劍,也還是沒有能斬殺我......”

    紀寧一手提著黑色長劍,一手擦去眉心一點鮮血。

    只差一線,那一劍便要貫穿他的眉心。

    “道友的進步,讓人側目。”

    玉景道人輕嘆一聲,那一劍,他的確沒有留手。

    紀寧的確不是輕易能夠打發的存在。

    “玉景道友是否還要動手?”

    紀寧神色平靜,眸光中卻十分凝重。

    玉景道人以圣德心掌殺戮劍,兩條大道彼此配合,比起登臨最初時空之前,強了不知凡幾。

    給予他十分巨大的壓力。

    事實上,他都能感覺到,玉景道人已然快要成就無極了。

    不過,玉景道人成道已久,若非是為了先天大道,只怕早已成為無極了。

    最初時空,紫霄宮中輪后,兩道齊齊先天,成就無極,只怕也是水到渠成了。

    “該做的都做了,再打下去,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玉景道人微微搖頭,看向無垠混沌海深處。

    那里,一尊橫跨諸多維度,兆億恒沙大千勾勒而出的偉岸存在若隱若現。

    其色赤金,白色神光已然被赤金神光掩蓋大半。

    這已然說明,那武祖已經在這一戰中占據了絕對的上風,莫說他不能擺脫紀寧,縱使擺脫了,也難以挽回局面了。

    紀寧點點頭,還劍入鞘:

    “的確,再打下去毫無意義。”

    “那位武祖真是了不起,真正捕捉到了源的弱點.......”

    玉景道人眸光微動,似有感嘆。

    對于那位武祖,玉景道人也是頗為敬佩的。

    若非受源之因果,他多半也不會與其為敵。

    可惜,可惜.......

    “源的弱點?”

    紀寧看著無垠混沌海之上的偉岸存在,心中泛起思量。

    無數年來,他早已知曉源是何等存在。

    萬界諸天之中,能夠比肩西王母,大天尊的無極絕巔,大道之下至強者。

    這般級數的存在,居然還會有弱點?

    要知道,任何一尊大羅,都已然是某種程度上的圓滿了。

    混元更是一道源流,完美無瑕的存在。

    或許大道有生克,但其本身法理大道,卻都已經沒有弱點。

    如源這般的無極絕巔,居然還會有弱點?

    “世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圓滿,混元也罷,無極也好,都算不上真正的圓滿,只不過,等級差距之下,如日觀天,自然看不到缺陷,但并不代表他們便真的圓滿了。”

    “正如大道,都要演變五方紀元,經歷先天五太.......”

    玉景道人手掌輕握,將誅仙四劍收起,淡淡說道:

    “源之跟腳早已不可考,但其之存在,絕非是生靈,非后天生靈,非先天神魔,非混沌兇獸,也非概念生物,當然,也不是最初我所認為的靈寶得道.......”

    “源,是真正近道之存在,主神殿統轄的無量量宇宙,某種程度上已然成為的念頭,意志,小到微塵沙粒,達到無限多元宇宙,一切時空變量,時間線,乃至于無盡的輪回者,諸天穿梭者,某種意義上淶水,也都是!”

    玉景道人眺望無垠,眸光平靜,向著紀寧訴說自己所知的一切。

    主神殿的抹殺機制,自然對于混元掌控者無效。

    紀寧靜靜的聽著,心中漸漸升起明悟。

    任何一尊諸天穿梭者,乃至于輪回者之中的強者,或多或少都探尋過源的隱秘。

    他自然也不例外。

    無窮歲月以來,他也一直在揣摩源的存在,源的跟腳,源的弱點。

    最后,他得出結論,源,便是類似于大道的存在,欲要勝過他,只有兩條路。

    其一,便是一擊將主神殿連同其統轄的恒沙大千世界,無量量時空維度一同抹滅。

    其二,便是從最為微小的粒子層面,將其在無盡宇宙,無盡時空之中的痕跡,徹底的掃滅!

    這個掃滅,包括而不限于十大混元掌控者本身。

    是以,一旦加入主神殿的人,無論修為如何,或許可以超脫于外,但卻絕對不可能對抗覆滅主神殿。

    因為,他們本身也是阻礙。

    “那些蠢材們,以為主神殿一旦毀滅,他們或許將會自在逍遙,殊不知,毀滅主神殿的過程中,同樣要掃滅他們!”

    玉景道人神情漠然,眸光冷冽,人如道,人如劍:

    “依靠主神殿成就大羅,成就混元,又如何能夠輕易擺脫?天下間,沒有這么好的事情!”

    “若是如此,那你豈非.......”

    紀寧心中一沉,聽出了玉景道人的涵義。

    “你猜得不錯,我也要死。”

    玉景道人微微頷首,回答了紀寧:

    “我不死,則源不會被徹底抹去,到時,或許也也不再是我了。”

    說起生死,玉景道人的神色也沒有什么波動,好似說的是一件與自己無關緊要的事情。

    “玉景道友.......”

    紀寧眸光微微有些黯然。

    自他踏出莽荒大宇宙之外,接觸最多的,便是玉景道人。

    兩人爭鋒無數年,交手不知橫跨幾多時空,幾多宇宙,漸漸的,便有幾分惺惺相惜。

    甚至,比起那位素未蒙面的武祖,玉景道人更像是他的道友。

    自己的阻攔,豈非是成了斬殺自己道友?

    “你不必覺得有什么,之前我也用盡一切手段來殺你,殺你不死,便該我死,這也沒有什么。”

    玉景道人看著紀寧,神情平靜:

    “我這一生,殺父殺兄殺妻殺子,殺老師,殺弟子,殺道友,殺敵人,神魔妖仙佛無一沒有殺過,你不必為我遺憾,生死對我而言,只是小事罷了。”

    “總好過被源占我軀體,承接我道.......他不配!”

    看著那位頭戴竹冠,一襲白色道袍的幽冷道人,紀寧心中嘆息不已。

    “世間能殺我,夠資格殺我的不少,那位武祖當然夠資格,但他不是我道友。”

    看著心中黯然的紀寧,玉景道人攤開手掌,四劍再度浮現而出:

    “此劍誅仙,請道兄品鑒!”

    錚~

    一聲輕鳴之聲,紀寧背負的黑色神劍瞬間跳躍而出,與無垠混沌海之上嗡嗡鳴動,似在悲戚。

    嗡嗡嗡~

    神劍嗡鳴間,毀滅流溢而出,毀滅之極限,生機醞釀,又有無窮法理流轉而過。

    啪~

    紀寧伸手執劍,看著白袍道人,一字一頓:

    “此劍,萬道歸一!即是破滅又是重生,即是寂滅,又是復蘇!”

    “此為........終極劍道!”

    轟隆隆!

    無盡混沌海陡然迸發出遠遠超出之前的恐怖波動,倏忽之間,吸引了無數大能的目光!

    一時間,劍氣縱橫千千劫,一劍光寒兆億界!

    下一瞬,大千悲鳴,混沌震動,兆億時空,無量量大界之中,二道黯然,一名圣德,一名殺戮。

    玉景道人,隕落!

    紀寧持劍而立,在其眸光之中,玉景道人的身影緩緩消失。

    在他身前億萬里,白、青、赤、黑四色神劍黯淡無光,嗚嗚哀鳴,玉景道人徹底消失之后,更是一絲光亮也無,斑駁自生,卻是神物自晦。

    劍靈劍意劍魂,也隨著玉景道人之死而死。

    良久良久之后,直到無窮混沌海之上泛起的漣漪都平息,紀寧才緩緩收劍入鞘,向著四劍所在,微微躬身:

    “紀寧在此立誓!”

    “千劫,萬劫,直到我死!亦無人可承圣德,殺戮二道!”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