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阻攔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我們,我們是銀角犀部落和云紋虎部落的……”桑圖嗓子有點發干,有些緊張道。

那守城之人聞言一愣,扭頭看向另一名士卒,投去了詢問之色。

“沒聽過,荒族和前百部落里……好像也都沒有這兩個部落。”后者思索片刻,搖了搖頭,說道。

“我們是地龍部族轄地下的兩個小部落,尊駕應該是沒有聽說過。”云豹早已經下了獸車,也跟在桑圖身邊,咽了口唾沫后,說道。

一聽此言,那兩個守城士卒臉色都是一沉,眼中閃過一抹不耐煩的神情。

“你們是不知道最近鎮荒城和八荒山有什么事嗎?來添什么亂?這里近期不是你們能來的,趕緊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其中一人耐著性子,說道。

“尊駕,我們知道八荒山要召開血祀大會,我們就是來參加盛會的。”桑圖忙說道。

其此言一處,頓時引來四周一陣哄笑。

與之毗鄰的另一支車隊,也已經來到了相鄰的另一個門洞口。

其人數有七八十個,皆是生得頭生尖角,面如猿猴,身上全都披著赤銅鎧甲,體型十分高大,比桑圖還要高出一倍,裸露出來的手掌赤紅如血,看向這邊時,也是滿臉戲謔之色。

桑圖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便連忙將目光挪了開來,因為這支隊伍便是荒族之一的慶猿部族,也是所有蠻荒部族中,最為嗜血好斗的種族之一。

當年蠻荒八王之一的朱厭,曾留下四個子嗣,之后逐漸演化成了四個不同部族,其中繼承他血脈最多,實力也最為強大的一支,就是眼前的慶猿部族。

相比于對銀角犀和云紋虎部落這邊的歧視,對于慶猿部落,守城的士卒就要客氣的多,根本沒有任何核查,便對他們放行了。

“還看什么看,速速離開……”這時,這邊門洞的守城士卒也催促起桑圖兩人來。

“尊駕見諒,我們帶來了八位真靈王之一的血脈后裔,是有資格進入鎮荒城的。”桑圖無奈,只好連忙說道。

一聽此言,兩名守城士卒明顯愣了一下。

“什么貨色,也配提真靈王血脈?”這時,一聲如雷咆哮,忽然從一旁響起。

桑圖聞言,心神一顫,朝那邊望去。

卻見一名面生疤痕的慶猿族人,正大步朝這邊走了過來,滿臉怒意。

“我們……”桑圖忙低下頭,辯解道。

然而,他才剛一開口,就感到胸口一悶,整個人就已經倒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厚重的城墻上,而后口吐鮮血地緩緩滑落了下來。

云豹見狀,剛想過去扶起他,就被一道掌風直接拍得趴在了地上。

那慶猿族人一腳踩了上去,滿臉鄙夷道:“就這等不入流的末等小族,也配繼承真靈王血脈,這不是打我們荒族的臉么?”

云豹只覺得膽汁都快被踩了出來,口中嗚咽著,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這慶猿族人實力堪比太乙初期修士,跟他們完全不是一個級量,根本無法抗衡。

“該死的家伙,玷污了老子的腳……”慶猿族人啐了一口,滿臉厭惡地抬起腳,作勢就要一腳將云豹踩死。

周圍圍觀之人成百上千,卻沒有一人開口制止,反而都有些樂見這血腥的一幕。

桑圖掙扎著,作勢就要沖上來,卻被兩名士卒架住。

“剛才讓你們走不走,現在就別去送死了……”其中一人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桑圖卻是不管不顧,雙目之中血光一亮,體型頓時暴漲數倍,抬手虛空一握,一把巨大的黑色石斧就浮現而出,被他握在了手中。

然而,還不等他有所動作,兩名守城士卒,身形竟然是瞬間暴漲,手中長戟交叉一壓,卡住了桑圖的脖子,怒道:“你要死便死,別拖累我們。”

這時,那慶猿的腳已經重重落下,從云豹的胸膛移到了頭顱上,擺明了就是要他死。

眼看云豹就要一命嗚呼之際,兩個部落所有跟從之人皆是悍不畏死,就欲沖上去,拯救自己的首領。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忽然從獸車之中傳來出來:

“你敢踩一下試試……”

聲音不大,卻清晰無比的傳入在場所有人的耳中,令所有人一怔,都循聲望了過去。

“什么人,躲在車里裝神弄鬼,我就踩了,怎么著?”

那慶猿族人動作微微一停滯,隨即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笑意,一腳重重踩踏了下去。

只聽“滋啦啦”一聲雷電轟鳴!

一道銀電包裹的青色人影從車廂中電射而出,瞬間來到慶猿族人身前。

不等其看清發生了什么之際,一團雷光驟然炸裂開來。

那慶猿族人身軀便在一陣麻木感中,極速倒飛了回去,直接砸在了黑色城墻上,引得整個城墻都隨之劇烈一震。

周圍眾人都被這陡然發生的一幕震驚了,紛紛將目光聚集到了那個青色身影身上。

其自然正是韓立,為救云豹性命,他不得不現身。

只見其緩緩俯下身,將云豹攙了起來,揮手取出一枚青色丹藥遞給了后者,眉頭緊皺著望向了還架著桑圖的兩名士卒。

他們一看韓立這架勢,便知道不好惹,連忙松開了手。

桑圖也忙踉蹌著跑了回來。

韓立同樣取出一枚彈藥,給桑圖服下,目光轉向那名慶猿族人。

后者天生體魄強悍,本就有陣法加持的厚重城墻,都給撞出來道道裂痕,他竟然沒有受什么傷,從墻上跌落下來后,就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穩穩站定。

不過韓立不愿把事情鬧大,也沒有真正身上血脈之力維持運轉,而將身上仙靈力波動近乎封閉了起來,其同樣神色淡然,目光定定地盯著對方。

“雷鵬一族……那兩個是你的附屬?”那慶猿族人見狀,沒有再急著動手,顯然是對雷鵬一族有些忌憚,開口問道。

與慶猿一族一樣,雷鵬一族也是蠻荒八位真靈之一游天鯤鵬的后裔,同樣位列荒族之一,雖然總體實力稍遜他們慶猿一族些,但架不住族中有個實力強勁又非常護短的族長。

歷史上,雷鵬一族中只要是他看重的小輩受了欺負,這位族長親自出面,打上門去討公道的事情可不少。

“我們不過是進個城,沒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吧?”韓立沒有回答,語氣平靜的反問道。

“雷鵬一族我也認識不少,敢不敢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慶猿族人眉頭一皺,說道。

“現在我們能進城了嗎?”韓立沒有搭理他,轉而向兩個士卒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請……”其中一名士卒忙點了點頭,忙說道。

韓立隨即揮了揮手,兩個部落眾人,連忙將桑圖和云豹兩人攙扶上了獸車,打算進城。

“雷鵬一族里,可沒聽說過有你這號人物,難不成……是哪個部族分散出去的雜種?你這樣的貨色,一樣沒有資格參加盛會,給我滾回去。”眼見韓立壓根兒不將自己放在眼里,那位慶猿族人終于勃然大怒,高聲斥道。

對于蠻荒各族來說,血脈一事極其重要,被人指著鼻子罵“雜種”就已經是一件值得拼上性命的事情了。

韓立本就不是蠻荒種族,被他這么一說,心里并沒有太多波瀾,他只想順順當當進入鎮荒城,之后再去往八荒山,將小白救醒過來就好,依舊并未動怒,只是轉身朝車架上走去。

可他這一舉動,在其他人眼中看來,就是實打實的認慫了,于是四周噓聲一片,竟也有不少人跟著起哄,讓他們滾回去。

眼見于此,那慶猿族人更是得意,心中篤定韓立不過是雷鵬一族分化出去的偏支血脈,隨即一步踏出,朝著韓立后心抓去,口中還高喊著:

“狗雜種!想進這道門,先過了我這關。”

其一步踏出之時,黑石鋪就的地面上驟然崩裂,一只巨手迅捷探出,瞬間就來到韓立后心位置,作勢就要將他的胸腔捏碎。

韓立眉頭微微一簇,心中嘆息一聲,看樣子是躲不過了。

心中念頭一起,他的身形就驟然一轉,五指微曲成鷹爪狀,轉身朝著慶猿族人的拳頭對抓了過去。

其身上血脈之力和星辰之力同時爆發,一道道銀色閃電狂涌不已,手臂之外的銀色電絲凝成一只巨大的雷鵬鉤爪,與慶猿族人的拳頭轟然對撞在了一起。

“轟隆”

一聲震天爆鳴之下,一股強勁無比的勁風從兩人中間爆發開來,橫掃向四面八方。

一層層銀色電光,從中央炸裂開來,爆發出一團團拳頭大小的球形閃電,不斷朝外飛射而出,將附近所有圍觀之人全都逼得節節后退。

一些牽引車輛的野獸受驚,也都紛紛嘶吼躁動,周遭都陷入了一片混亂。

慶猿族人心中驚駭,雷鵬一族往往以速度見長,力量雖然也不弱,但比之他們慶猿一族,總要遜色許多,可眼前這家伙一上來就以力量跟自己硬碰硬,居然還絲毫不落下風,實在有些古怪?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