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4136】庫房的人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會兒,杜將軍也不想和他廢話了,聽著邊上羅巴單登的叫罵,杜將軍抬手示意了一下,這會兒,側面幾個人已經從大樹上面繞過來了一條繩子,他們把羅巴單登拖到了繩子邊上,纏繞住他的脖頸,隨即用力一拽,把羅巴單登整個人就給拽起來了,羅巴單登瞪著大眼睛,開始的時候還在掙扎,后來慢慢的,慢慢的徹底的停止了掙扎。

    杜將軍從頭到腳看都沒有看羅巴單登一眼,感覺著差不多了,他從邊上給自己點著了一支煙“拉苗通,這里就交給你處理了,我還約了瓦努奈談判,這一次的事情,對于普通老百姓,總得有個說法。”杜將軍說到這,轉身就走,把拉苗通留在了原地,拉苗通看著已經被吊死的羅巴單登,心里面說不出來的解氣,從邊上大呼大喊著,也在指揮著周邊的人行動,杜將軍再夜色的籠罩之下,奔著后山就下去了。

    再后山不遠處的空地處,停著幾輛車子,杜將軍轉身上了其中一輛,車隊開始緩緩的行駛,杜將軍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他的身邊,還坐著另外一個男子,男子似乎也看出來了一些什么“看起來事情進展的不是很順利,你需要調整一下心態,因為你接下來需要和瓦努奈面談了,這個事情,關系到我們所有人未來的走向。”

    “說實話我真沒想到度鬼和平道兩個人打一個近乎半空的羅巴單登大營,居然可以損失這么多人,真是氣死我了,若不是這兩個廢物,我現在用得著這樣嗎!”再這個人的面前,杜將軍似乎是沒有任何的隱瞞,所有的情緒態度,都展現出來了,男子聽完杜將軍這么說,微微一笑,隨即道“誰能百分之一百的預料事情?羅巴單登也不是好惹的,他的大營更沒有那么容易打,最后能打下來就不錯了,無非是沒有收編到他的士兵而已,你怕什么,現在整個棋盤,其實最關鍵的,并不是羅巴單登,現在最關鍵的,是拉苗通,只要能把拉苗通徹底的收為己用,我們還是最強勢的那個人,羅巴單登那些人,就算是給了瓦努奈,又能對我們產生什么影響呢?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不要再計較了,生氣也沒有作用,該開始準備展望未來了。”

    男子說到這,語調也變了“尤其是現在,手上有些事情,該處理的,也要處理了,我說的是什么意思,你應該清楚,不要再有什么變數了,會很麻煩。”男子這番話說完,杜將軍整個人都冷靜了下來,他低著頭,沉默了許久,隨即他點了點頭“你說的對…”

    民安鎮仁泰醫院,太陽再次緩緩的升起了,再醫院門口的位置,一輛大貨車行駛而來,在門口的時候,就被幾個值班的南天機的下屬給攔下來了,仔細的檢查過了車輛,確認了車子上面拉載的,全都是醫療用品之后,又檢查了幾遍司機和副駕駛的人這才放行,現在醫院里也是戒備森嚴,大貨車行駛進入醫院之后,明崗暗哨的,不少人,就全都聚集在了大貨車的身上,大貨車的司機,還有副駕駛的搬運工,兩個人跳下車子,有專門的醫院工作人員來接貨,還有幾個南天機的下屬幫忙搬運,并不讓他們進入醫院,只是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下車子之后,大貨車司機和副駕駛的搬運工,兩個人就被攆走了,剩下的事情他們來自己做,前后并沒有超過幾分鐘。

    大貨車離開醫院之后,一路西行,左繞右繞的,就繞道了小鎮邊上的一個廢棄的工廠內,這個工廠現在聚集著不少人,里里外外的,看起來至少得有幾百口子人,正在吃飯,還有很多很多的武器裝備,帶隊的是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看起來足足得有兩米的樣子,滿臉的橫肉,長相很兇,他叫李翔,看見司機和副駕駛的男子從車上面下來了,他放下手中飯菜,走了過去“怎么樣,醫院的內部情況打探清楚了嗎?”

    “不行,王贏那群人戒備醫院戒備的相當嚴密,我們能感覺到,我們的車輛還沒有到達醫院的時候,再周邊就已經被盯上,我們現在只能確定他們還在醫院之中,但是具體的防務部署安排,我們探查不到,他們還有多少人,我也不清楚,但是絕對不會太多的。”聽著這個人說完,李翔從邊上嘆了口氣,顯得十分的失落。

    “將軍,根據我的觀察,現在王贏他們的狀態,明顯的比昨天上午已經要好很多了,我覺得不能再拖著了,提前動手吧,現在整個mian甸的局勢都很混亂,所有的部隊都有各自的任務,都快亂成一鍋粥了,我們還等什么支援,再等幾天的話,等著王贏他們緩過勁兒來了,那可就什么晚了!”

    “現在已經晚了,要動手的話,昨天就應該動手了,昨天都沒有動,今天更不能動了,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硬闖的話,我們這些人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那群人可都是刀口上舔血,死人堆里面爬出來的角色,絕對不能硬碰硬。”李翔雖然人高馬大的,但是腦袋瓜子轉的還是挺快的“我們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盯著他們,等待支援!”李翔話音剛落,就在這會兒,一個士兵跑了過來,沖著李翔敬禮“隊長,我們的支援部隊,再日落之前,大概可以到達我們這里,上級讓我們盯死了王贏,不要盯丟了,還特意交代了,不用非要抓活口,只要能殺了王贏,所有人論功行賞!我已經與支援部隊的指揮官,聯系上了!”李翔聽見這句話,心里面老開心了,他從邊上點了點頭“好,好,好!”他連續道了三個“好”字“尖八,你帶著你的人,繼續去醫院那邊盯著,不要靠近他們,只要確定王贏還在醫院,沒有離開就行,明白嗎?等著我們的支援部隊一到,我們里里外外,兩撥人就直接把王贏做掉!等著論功行賞兄弟們一個都不少”

    “是,隊長!”尖八從邊上抬手敬禮,隨即轉身就往出走,他這才往前走了沒有幾步,突然之間,他覺得自己胸口發悶,頓時之間覺得一陣翻江倒海,他捂著自己的胸口,臉色十分的難看,他開始的時候沒當回事,又嘗試著往前走了幾步,這會兒,他整個人瞬間就覺得天旋地轉的,一瞬間,他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整個人瞬間就倒在了地上,渾身上下都開始抽搐,口吐白沫,尖八這里僅僅是一個帶頭的,就在他發生了這個癥狀之后,周邊無數士兵,一個接著一個的,都開始嘔吐,大批大批的人,全都倒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小腹,來回翻滾著的,緊跟著幾乎所有人都在抽搐。

    李翔這會兒也傻眼了,他的小腹也很難受,他瞇著眼就把目光看向自己飯菜。

    顯然,這明顯的都是食物中毒的癥狀,他這一下也有點站不住了,捂著自己的小腹,半跪在了地上,他咬牙堅持著,滿額頭的汗水,嘩嘩的往下流,整個廢棄工廠內,所有的士兵,都已經倒在了地上,就剩下他自己,還能強忍著蹲著了。

    這個時候,工廠的大門被推開了,從外面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了一群其貌不揚,猥瑣至極的男子,一個一個的穿著打扮,邋邋遢遢的,走起路來,吊兒郎當的,還有幾個瘸子,有些看起來甚至于像是街上的乞丐,帶頭的,是一個斗雞眼。

    看著這一倉庫的士兵,茅草“嘿嘿”一笑,轉身沖著身邊的人開口“誰拿到就是誰的,都特么的不許瞎搶啊!老規矩。c說完之后,這一群人轉身全都散開了,這點人雖然穿著打扮挺混亂的,一個一個的吊兒郎當的,毫無秩序可言,但是所有人的武器,都是一樣的,那就是一個鉤子,這個鉤子還不是一個普通的鉤子,整個鉤子所有有弧度的地方,都是彎曲過來的刀刃兒,十分的鋒利,鉤尖兒都是血紅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質,這點人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情了,輕車熟路的,分散開之后,全都奔著個各自的區域過去了,茅草走到了李翔的面前,李翔還半跪著呢,茅草輕輕一抬手,就在李翔的脖頸處,劃開了一個口子,李翔捂著自己的脖頸,一臉的不敢置信,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茅草下手是真快,手上揮舞著血鉤,幾下就把李翔的兜兒,腰腹處,都劃開了,連帶著摸著李翔胸口的內兜,凡是感覺可疑的地方,二話不說,上去就招呼,小鉤子太鋒利了,茅草也是絕對的老手,一番收拾的,從李翔的身上搜出來了一個錢包,還有一塊手表,他裝了起來,撇了撇嘴,一臉嫌棄,沖著李翔又吐了一口,很快,他沖著側面的另外一個看起來似乎有點身份的人就過去了,到了這個男子的邊上抬手摸著人家褲兜的時候,順手就把人家的脖頸給割斷了。

    其實茅草他們的等級分化也是挺明顯的,好比就這一單買賣,有身份的那得讓茅草去撿尸,普通人,只能撿普通人的尸體,誰撿的好,那就是誰的命好,茅草之所以強調,誰都不能和誰搶的主要原因就是以前發生過互相搶物品,內斗打起來的事情,所以后來茅草才改了規矩,大家也都遵守,一點不夸張的說,這點人從進來,到撿尸,先后不超過三分鐘的時間,就全都收拾輕了,不超過五分鐘的時間,外面就進來了一輛小貨車,小貨車上面擺放著三個粉碎機,這點人互相搭手,輕車熟路的,把地上的尸體猶如豬狗一般,一個甩到另一個的面前,傳遞到粉碎機當中,還有專門的人再打掃戰場,所有人的表情平靜,一套一套的流程得心應手,十分嫻熟,血濺在臉上就跟那不是鮮血,那是水一樣,所有人都十分的淡定,一看這場面就見多了。

    茅草這會兒已經走到了倉庫門口,他靠在邊上叼著煙,瞇著眼,看著自己的收獲,說實話這一次還真的沒啥收獲,他正郁悶著呢,茅草的一個下屬過來了,鬼鬼祟祟的,一臉猥瑣,他擦了擦自己的鼻涕“嘿嘿”一笑,大舌頭,說話都有點不清楚“大哥。”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